平角裤

与君歌一曲 请君为我侧耳听

压星河 07

压星河06

劳动节快乐!


聚魂珠能续命甚至返魂,不过这玩意儿也不是几百年才开花结果的东西,摘了这一颗自然是会长出下一颗的,不过只有每一任蓝雨的掌门才有资格摘得这个聚魂珠而全身而退,因为使用它消耗太大,一般蓝雨的弟子要是想摘下一颗那几乎是要耗光身上所有的灵力的,这么一来基本上就算的上是以命换命了。

原来叶修走了大半个大陆是为了这颗聚魂珠啊,怪不得要等掌门回来,装珠子的宝盒也是历年联盟大会的奖励之一吧。

笔言飞看着有些失魂落魄的许博远往密室的方向走,连忙拉住他“现在掌门和叶神都在那里,你去做什么?!”

“我还能做什么?”许博远自嘲地笑了笑,甩开笔言飞的手朝密室飞奔过去,密室的位置许博远自然是知道的,那里是只有蓝雨水灵根一脉的弟子才可以进入的地方。

许博远用手在剑刃上用力一划,掌心处立马就被划开一条口子,血液带着腥气被狠狠地拍在密室入口的暗门上。石门缓缓打开,这里许博远只在被测出有水灵根那天来过一次,只能依着记忆找到那棵结聚魂珠的古树,为了不弄出动静,许博远甚至在进门前把从不离身的佩剑都轻轻地放在了密室门口。

古树在蓝雨已经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了,茂密又葱郁,似乎从来没有经历过冬天萧瑟的打扰,为蓝雨一脉孕育着这一颗又一颗救人性命起死回生的珠子。这树并不难寻,它太过高大,许博远只是绕了一个弯就远远地见到了叶修一行人站在树的一边。这也是许博远入了蓝雨第一次一次性见到了这么多蓝雨嫡系弟子,几乎是所有在蓝雨拥有水灵根的弟子都在这个密室内了,除了原本没被通知,不该出现在此处的自己。

魏琛掌门,方世镜师叔,和自己一辈的喻文州、黄少天、郑轩、宋晓、徐景熙、李远。

魏琛眉头紧皱,坐在树前释放了自己大部分灵力来引诱树上的聚魂珠自然结成,珠子还在生长状态下,对着灵力充沛的魏琛自然是毫不客气地索取灵力,叶修在一边看着也暗暗心惊,就算这次能顺利拿到聚魂珠,魏琛也免不了元气大伤,聚魂珠对灵力的需求及其霸道,如果说有人能帮助自己拿到聚魂珠又不会被其反噬至失去性命,偌大的蓝雨,只有魏琛一个人选不做他想。

魏琛自然也不会无缘无故帮叶修这么大的一个忙,早年苏沐秋在神之领域内魂飞魄的时候散自己也在现场,绝对力量带来的恐惧与震撼导致当时没能及时地出手去帮上那么一把的内疚这么多年来不曾减少一分一毫,尽自己一份力还白赚叶修一个天大的人情也不算是亏本的买卖。

再说,叶修透露了想重新建立一个大殿的想法,嘉世已经烂掉了,叶修已经无法在那里继续留着了,重新建立自己的势力势在必行。

而自己。魏琛看了看边上眼眶红透的黄少天,蓝雨的未来是属于站在自己身后这一帮少年的,这几年自己的灵力愈发下降了,带领蓝雨前行显得有些力不从心,联盟只需要强大的蓝雨,蓝雨也只需要强大的掌门,而自己已经太老了。来之前魏琛唯恐此次摘取聚魂珠出现意外已经为了蓝雨历代掌门的信物灭神的诅咒注入大半灵力,以防与自己使用已久的掌门信物会因为自己灵力散尽而出现破损,就算到时候自己真的撑不住了,喻文州拿到了灭神的诅咒也能照样带领蓝雨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蓝河矮身躲在古树后面,在场的都是蓝雨的精英甚至还有联盟的大神,要是搁在平时一定会察觉旁边多了一个人动静,而此时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那颗即将成熟的聚魂珠身上,倒是很好地让许博远继续隐藏下去。

魏琛面色发白,灵力不济的痛楚开始变得难以压抑,就在此刻了,全场的人都屏住呼吸一眨不眨地盯着身前盘腿坐着满身虚汗的蓝雨掌门,身后的黄少天急得几乎要将手掌给抠破了,叶修也面露不忍,灵力被一点一点耗光的苦痛自己也体验过,此时老友在身前自己却搭不上手的感觉实在是太压抑了。

聚魂珠开始发出幽暗的光芒,这是成熟的标识,魏琛的灵力在体内迅速地清空,修炼三十余年也抵挡不住这被东西牢牢掌控的无力感,魏琛终于是撑不住了喷出一口鲜血向后倒去。

“掌门!”“老魏!”

身后一行人皆是一惊。

叶修和黄少天箭步上前托住失去意识的魏琛。输送灵力的过程不能间断,方世镜被魏琛提前交代过,此时虽然也很担心但是还是首先要完成魏琛的托付,他耗尽前半生灵力供养的聚魂珠不能在此时功亏一篑。

迅速地结了一个手印准备续上灵力,结果有人比他出手更快,许博远结印上前几乎是以献祭的姿态贴近那棵此时泛着冷光的古树,泛着水蓝色的灵力细细的一束光从许博远的手中射出,与聚魂珠的联系已经架起,众人终于发现在场的人多了一个。

“许博远!”叶修暴怒出声,千算万算也没想到许博远居然会出现在这里,连魏琛都无法做到全身而退摘取聚魂珠更别说是才进阶几个月的许博远了。

“别打扰他!”方世镜出声喝止叶修上前的动作,“一旦强行中断会被反噬的……”

“那怎么办!小许撑不住的!”黄少天看着还在昏迷但是灵力迅速恢复的魏琛就知道刚刚大半天算是白忙活了,聚魂珠一次只能接受一个人灵力,现在许博远以自己的灵力传给聚魂珠,那魏琛的灵力自然被聚魂珠打了回来。

许博远的动作比思维还要快,反应过来时他几乎是无法抵抗古树对自己灵力的索取,体温随着灵力的流逝飞快地降低,太冷了,连心脏都仿佛被冻住一般跳动一下都费老大的力气。勉强睁开眼睛看了叶修一眼,他被方世镜和喻文州死死拉着,嘴唇一张一合说着什么像是要自己停下来的话语,但是自己什么都听不见,如果自己此时停下来的话这颗聚魂珠也算是废了,叶修在蓝雨几个月等的就是这个吧。

他要拿聚魂珠救谁?为什么魏掌门拼着命也要帮他?魏掌门出了事蓝雨怎么办?为什么他从来没和自己提起过?聚魂珠即使被摘下,后期使用中也是需要水灵力养着的,魏掌门难道要一路陪着去?

还是……

一个想法漫上心头,蓝雨水灵根的弟子就这么多,掰着指头都数出来了一个个都是蓝雨的中流砥柱自然是一个都不能少的,要作为聚魂珠的供养者,大概不会有比还没正式入蓝雨大殿又拥有水灵根且刚进阶的自己更合适的人了吧。

叶修对自己这么上心,难道就是为了这个吗?

 

心绪不稳的许博远皱着一张小脸,眼泪不受控制地漫出眼眶,四肢百骸灵根被绞碎的疼痛根本压抑不住,古树的蔓藤伸出迅速将许博远绞紧,太痛了,一根枝丫插进了许博远后腰蓝雨印记的位置,这次许博远终于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声,登时全身蓝光大绽,在树冠中安静蛰伏的聚魂珠终于染上了成熟的颜色。

结束了。

这次摘采远比魏琛之前用灵力来催化聚魂珠来得快上许多,魏琛用得是最稳妥的方法,毕竟灵力散尽了还能再修回来,而许博远用一身灵根来祭祀这颗珠子,那就是压上了自己未来成长的全部可能,在他身上再也不会有比肩其他人的希望了。

许博远闭上眼前看到叶修挥着千机伞一路踏着被砍飞的枝丫飞驰而来,缠绕着自己的蔓藤被千机伞挑开,浑身无力的许博远直挺挺地摔进了叶修的怀里。

“你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叶修摸了摸许博远的脖颈,呼吸还在,这才松了一口气。

要是许博远还有力气睁开眼睛就能看到永远是一副风淡云轻的叶修急红了眼的样子。

叶修托着许博远将他打横抱起,一手从后腰摸到膝弯,触感滑腻,叶修把怀里毫无知觉的人翻了个身才发觉许博远后腰处出了不少血,赶紧点了几个穴位止住出血,叶修觉得自己脑子翁的一声什么都无法思考了。

怎么会这样?

方世镜上前从手抖得不行的叶修手里接过许博远,撩开他里衫一看,那枚专属于蓝雨水灵根一脉的标记已经不见了。

 

许博远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全身上下都被碾过似的疼痛,喉咙里发出干涩又难听的嘶哑,正值午夜,屋内只点了根快烧到底的蜡烛,房间内昏暗不明,许博远看了一会儿才认识到这是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房门半掩着,估计是晚上照顾自己的人有事出去了一下,好渴啊,许博远咽了咽口水觉得渴得不行,突然反应过来,连周身都僵了一下,试着调息吐纳却发现体内一丝灵力都没有,感受不到一点点水元素的存在。

“醒了?”系舟有些困了,出来洗了把脸一回来就看见在床上躺了两个月有余的许博远终于睁开眼睛了,连忙倒了杯茶水半扶起他小心地喂了几口。

“系舟我怎么了?”

水喝得太急,许博远猛地呛了几下咳得惊天动地,系舟给他拍了拍背,欲言又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原本许博远只用通过蓝溪阁的测试就能正式加入蓝雨了,而现在……

“具体情况让方代掌门和你说吧,你现在先缓缓,我去喊他们过来。”

“等等!方代掌门?”许博远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昏睡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接触到的一条信息都要反应很久。

“两个月前魏掌门退位了,先在师叔代行掌门之职,下月初喻师兄就要继任了。”

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许博远死死地揪住了系舟的袖口,“两个月?!”

系舟把被角拉高,免得许博远内伤未愈又要感冒,“是啊,你已经昏迷了两个多月了,剩下的事情让师叔和你说吧,毕竟我知道的也不多。”

系舟是蓝溪阁的,当天的事情算的上是蓝雨内部的机密了,系舟不知道也正常。

方世镜来得很快,或者说这两个月来他几乎都是在连轴转,这个时辰他甚至都还没歇下所以此刻才能这么快过来。

“方师叔……”

系舟转身带上门,方世镜握住许博远的手腕细细地探寻他的内息,“恢复得不错,再修养一段时间身体就能缓过来了,现在还是好好休息吧别的事情先放一放。”

“叶修他怎么样了?”

方世镜见许博远满脸纠结,罢了,迟早也是要说的,“聚魂珠顺利拿到了,叶修和魏琛去了嘉世把苏沐橙带出来,现在嘉世已经和叶修刚组建的兴欣宣战了,还有……”

虽然很残忍,但是这件事也瞒不下去,“你应该也发现了吧。”

“我的水灵根……”没了?许博远的后半句几乎哑在嘴里,方世镜看懂了,面上满是不忍,点点头,“叶修散尽灵力帮你把经脉给续上了。”

“叶修手里嘉世的印记已经暗了,这你之前应该有看到吧,他体内已经没有火灵根了,所以他之前把灵力传给你助你进阶你才没有发生意外。”

但是我这辈子再也不会有进阶的可能了。

许博远不禁觉得有些心碎,进入蓝雨可以说是每一位剑客的梦想,更别说许博远之前还有水灵根这么得天独厚的优势,虽然他并不是自大自满的人,但是对于自己进入蓝雨还是有很大信心的,但是,现在连参加考核的资格都没有了,摘了那个聚魂珠的代价太大了。

“恢复好了就先在蓝溪阁修炼吧,说不定还有转机,现在先休息吧。”

方世镜出去前吹灭了那一点点烛光,许博远陷入黑暗后才找到了自己的呼吸声,什么都没有了,叶修走了。

忘了问方师叔,那颗聚魂珠是用来干嘛的,不过也不重要了,叶修都走了。


----------------------------------------

老叶属性的设定来自寒武再临的无属性能量

小蓝的灵根也是真的被打散了

----------------------------------------

六月要考试啦~接下来估计大部分时间要复习了,不过会努力码肉哒!


评论(19)
热度(107)

© 平角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