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角裤

与君歌一曲 请君为我侧耳听

压星河 06

啊这章事情没搞完-0-

下章继续……

压星河01

压星河02

压星河03

压星河04

压星河05


“小许没事我和少天就放心了,第一次把他一个人留这里这么久,路上少天还老是跟我念叨,那时辰不早了,我和少天先回蓝雨,叶神稍作休整尽快与掌门会面吧,之前那件事掌门已经办妥了。”喻文州对着叶修点点头就拉着黄少天的手腕往外走。

“不留你们吃饭啦!”叶修搂着一步三回头的许博远往屋内走,气得黄少天跳脚,但是时间的确很晚了,不过接下来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可以和叶修好好讨教讨教。

饭菜都有些凉了,但是许博远像是吃到什么美味似的乐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最后吃完的时候叶修实在受不了了拿筷子敲了敲,“见到那个话唠就这么开心?”

“那可是黄少呀!还有,不要老说他话唠,哪里话多了!”

叶修耸耸肩,那双好似永远沉静的眸子一眨不眨地望着许博远。

“做什么这么看着我?”

“就看看你呗,老是向着那个小话痨,这几个月是谁每天陪着你来着?”

叶修讲黄少天不好许博远就不乐意,小嘴撅得可以挂上一个葫芦,但是也知道他只是在调侃自己就没认真。叶修的眼底尽是许博远这个年纪无法猜透的情愫,看得他心动又心悸,几乎想要告白的话都挂到嘴边了叶修却又低下了头。许博远稳了稳心神,主动地拢了碗筷进后厨清洗。

叶修站在后厨门口,许博远的背影高了些,结实了些,和初见时相比挺拔了不少,只是偶尔望向自己的目光变得多了几分缱绻。叶修纵容着许博远疯长的仰慕,稍稍做出些回应那人便表现得受宠若惊,到底还是太嫩了啊。

“小许可曾定下人家了?”

皂角灰抹了一手又滑又腻,许博远还在分神想着叶修的话险些抓不住滑溜的盘子,“不曾。”

蓝雨习俗婚配得早,男子十六便可小定,过了十八便能大婚,所以十六之前还是讲人家的大有人在,只不过这些年习武风起见长,年少的男子大部分都潜心修行所以婚配的年纪都愈发往后拖了。

“我们嘉世婚配得迟规矩也多些,大定小定的没个两年都搞不完,还要双方父母定下帖子算好八字规矩忒多。”

许博远擦拭盘子的动作一僵,手抖得和刚练了几天几夜的剑似的。叶修是大户人家的公子,想必家里的规矩更多些,但是这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婚配与否自然是要听从父母之命的,自己只不过是叶大公子在蓝雨地界停留数月的一个同居人罢了,想到这里心里更加苦闷了,忍不住顶了一句“是么,但是这又于我何干?”

“呵呵……”

叶修稍稍一愣就转身走得干脆,甚至不忘反手带上门,已经入春了,但是夜风还是凉的。

许博远走神着拿碗过着水,洗干净后又沥干,暗自寻思着叶修的话似乎并不是在调笑自己,心里猛得一紧像是想到了些什么,把碗倒扣在桌上,湿淋淋的手掌在衣服上蹭了几下就小跑回屋子。

没有人,许博远几步走到衣柜前打开柜门,之前给叶修定的几件衣物都整整齐齐地被叠好唯独少了那件被刮得破烂的,第一次见到他时穿的那身。人呢?许博远跑出去的时候差点被门槛绊了一跤也没顾上,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

“叶修!叶修?”

两人下山时骑的马还在马厩里,许博远转身跑出了院子,一边跑一边四周张望着,喊着叶修的名字,跑得急了岔了气,肋骨处被顶得生疼。

“叶修……”再往前就是下山的路了,许博远扶着路边那棵长了不知道几百年树干粗得要几人合抱才圈得过来的那棵老树,背靠着树干缓缓地坐了下来,就那么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叶修还能跑到哪去?

今天的晚上的星星也是很亮呢,许博远坐在树底下抬头,那一点点星光透过茂密的树冠落进许博远的眼睛里,太亮了,他抬手捂住了有点湿润的眼眶。

是了,叶修大概一开始也只打算住到魏掌门他们回来而已吧,其实自己心里早就有数了。

心脏钝钝地发疼,许博远手搭在胸口,像是在确认那颗这段时间因为叶修而活蹦乱跳的小心脏还在正常地运作着,还好,差点以为自己会难过得死掉。

回去的时间几乎是许博远跑出来用掉的三倍,院落的门虚掩着,轻轻一推就看见叶修像是往常饭后切磋时那样叼着片烟叶肩上扛着千机伞站在院落中。

“小许呀,洗个碗怎么人就不见了?”花花绿绿的外衫一点都不好看,甚至可以说是有点丑,但是穿在叶修身上许博远就觉得怎么样都挺不错。

没有问叶修去哪了,也没问他为什么换了身衣服,是不是近几日就要走了,许博远学着叶修之前的样子随手抄了根树枝当剑使,挽了个剑花就迎了上去,回忆着这段时间叶修教给自己的每一招受身格挡和经过几百几千次练习身体已经忘记不掉的招式,连突刺,上挑,拔刀斩,三段斩,落凤斩,剑定天下。

许博远高高跃起劈下一剑,叶修用千机伞的剑式挑开这一招,随即将伞撑开另一只手折断了许博远手里的树枝扣住他的腕子往自己怀里用力一拉,这次伞底没有星星月亮只有背着光的叶修紧紧抱着许博远,热情的亲吻压得许博远有些喘不过气,最后只能揪着叶修的衣襟免得自己腿软倒地。

叶修打横抱起明显呆滞了的小少年往屋里走,里间的两个浴桶里的水还剩下淡淡的温度,好在锅里的水一直热着,加点热水也能接着洗澡。

“怎么哥烧锅水的功夫人就跑没了?”

“哪有……”许博远声音还有点堵,小鼻音在叶修听起来觉得特别可爱。

“哪里没有,回来的时候眼睛红红的,背着哥哭了?”

叶修往桶里加了热水用手撩了撩试试水温,转身就开始扒许博远的衣服,修长的指尖压着许博远还泛着红的眼角,“这可怜见的,想哥疼疼你?”

“滚!还洗不洗澡了!”

被洗净的躯体包裹在没有系紧实的里衣内,叶修抱着许博远滚进一个被窝内里两个人麻花式地交缠着,没有亲吻没有爱抚只是紧紧地拥抱,叶修的手搭在许博远的后腰处,撩得他又痒又热,许博远忍不住左躲右闪,但是被窝就这么大,能躲到哪儿去呢?

叶修像是个入定的僧人,任怀里的人蹭来蹭去也没做更过分的事情,只是掐了掐对方圆润的屁股,“够了啊。”

“干吗啦?”许博远的眼睛又黑又亮,盯得叶修头皮发麻,小孩子太不懂隐藏自己的心思了,仰慕和欢喜连一丝一毫都压抑不住。

再这样就干死你啊。

叶修当然不会这么说,只是把人抱得更紧了告诉他什么都不干。然而第一次喜欢上人的小孩不管不顾,也并非什么都不懂,只是莫名地有些委屈问他,为什么呀?

明明还只是少年的模样,又白又嫩,偏偏已经褪去了些许稚气,四肢和腹部都有着流畅好看的线条,叶修也尝过那唇瓣甜蜜的滋味,年纪是不大,但是已经有了让人惦记的资本。

“为什么?要等你长大啊,远远你最好在我数到三的时候闭上眼睛,不然你就别睡了。”

谁是你远远!许博远被叶修用手掌盖住了眼睛,软乎乎的睫毛在叶修的掌心里闪了几下,总算安静下来。许博远仰着睡在叶修的胳膊上,嘴角微微地咧着一副天真又浪漫的样子。

这可是叶修啊,斗神叶修啊!几个月来许博远第一次在意起叶修是个不得了的人,这么多人崇拜,这么多人为之向往的联盟第一人,我的妈呀,救命,救命。

许博远笑着睡着了。

但是不是笑着醒来的。

五更天,天还没亮,还是一天里最冷的时候,许博远把自己整个人都缩进被窝却汲取不到一点点暖意,叶修走了。

想走没这么容易!

许博远翻身起床换好衣服洗漱完毕到骑着马飞奔到蓝雨只花了不到一个时辰。下马的时候气还没喘顺,许博远看着灯火通明的阁邸就知道,自己可能来迟一步了。

“小许,你怎么来了?”

笔言飞看见本该老实呆在山上的许博远有点蒙圈,以为自己看走眼了,“你来做什么?这么一大早的……”

“我才要问!这么一大早的!出了什么事儿?”

“嘉世的叶修来了。”

拉倒吧,他来了可久了!

许博远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笔言飞心下不服把他拉到一处僻静的地方才跟他和盘托出,“这是我偷听来的啊,你可别往外出说,今天正好是我守夜二更天的时候叶神来找掌门了。”

“这么早!来做什么?”二更天,怕是自己一睡着叶修就走了。

“大事情啊!掌门和方师叔喻师兄黄少都在,不像是突然造访的样子。我好奇就跟过去看看,听到不多……”

“再卖关子我揍你了啊!”

“叶神之前好像是托掌门找一个东西,掌门有线索了,但是似乎找到那玩意儿有点风险所以掌门带着叶神一起去了。”

“聚魂珠?”

“嗯,蓝雨的聚魂珠。”

聚魂珠长在蓝雨大殿的密室里,其实也不应该说是蓝雨的,只是这聚魂珠刚巧生在这,除了蓝雨水灵根地脉以灵力供养才能使用。这珠子在水元素充沛的蓝雨地界自然是不需要特地地花灵力去养着,但是要是想挪动他分毫那就需要拥有强大水灵力的人用自身的灵力去作为交换。



----------------------------------------

给 @Natsume 一个大大的么么哒~

头像超级可爱~本来想周末码字的,实在管不住脑洞就先把这章给发出来啦~

大概五一期间还有一更,然后因为六月份的考试要闭关复习了,不过答应给夏目的车已经开始写啦~老叶生日前应该可以搞定~

买了一个机械键盘,现在敲起键盘来巨爽!

---------------------------------------------------

关于本章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嘿嘿嘿~

评论(23)
热度(116)

© 平角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