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角裤

与君歌一曲 请君为我侧耳听

压星河 05

压星河 01

压星河 02

压星河 03

压星河 04





两个人离得有些近了,叶修到底是年纪大一些,先往后退了一步松开了许博远的手收了伞。许博远只觉得刚刚那短短一小会儿活络到不行的小心思又被四周嘈杂的人声给吵蔫了,这下子低着头走在叶修身前带路,连说话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

药浴的池子离着不远,也算是蓝雨的重地了,大门口这个时间也有站岗的人在,许博远带着叶修面色无异地走进去。早先在蓝溪阁的时候已经提交过晚上的申请了,在门口登记的薄子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就进了厢房。

有水灵根的弟子都有自己单独的厢房,药浴的水引进自己房间的池子里,地热烘得整个屋子都暖纷纷的,两人关了门就把外衣给去了。许博远见叶修面色有些红,习惯性地抓了有嘉世印记的右手想像之前那样传点灵力过去被叶修按着拒绝了,“还不知道会不会对你身体有影响,现在这点程度无碍的。”

说着也不害臊,脱了衣物就进了洗澡的浴桶里先洗干净,许博远只觉得被回绝后心里空落落的,虽然也知道对方是为自己考虑,但就是莫名不太开心。

十五六岁的年纪已经对身体的发育开始有了朦胧的意识的,前段时间看叶修还没什么感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见了他泡在水中的赤裸身子莫名地感到些口干舌燥,些许是之前的牛腩面太咸了。

叶修一睁眼就是许博远愣愣的样子,这才觉得不能让异样的气氛继续延续下去了,但是药浴的热气蒸腾得自己都有些脑袋发昏,甚至都觉得此刻呆愣得有些木讷的许博远都可爱得不行。

两人都洗干净身子热起来后就到池子里坐着泡着。蓝雨对许博远是着实不错,单人间给的浴池一点也不小,但这本就是给许博远一个人准备的,这会儿多了个成年的男人一起挤进来就显得有点活动不开了。

许博远和往常一样闭着眼睛坐在较深的位置,任池水漫过自己的肩膀,从味道有些浓郁的药浴里汲取灵力。和以往被灵力一丝丝浸入的感觉不同,许博远只觉得充盈的灵力从四肢百骸以难以拒绝的方式冲入自己的身体。

半眯着眼睛的叶修靠在一边,蓝雨的药浴名不虚传,体内闭塞的经脉被有些烫的泉水给散开一些,叶修灵力在体内走了一圈就觉得舒服多了,唯一觉得不对劲的就是池内的水温一下子低了不少。叶修疑惑地撩了撩水立马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两步跨到许博远的身前把他有些凉的身体拥入怀里抚上他后腰的印迹处,想输些灵力过去让他好受一些又觉得这样子明明是要进阶的情况呀,贸贸然出手怕反而坏了事,这下只好挑了个舒服的姿势把失去意识的许博远揽进怀里让两个人身体尽可能的接触,催动体内的火元素游走全身来给许博远暖身子。

但是许博远体温降得太快,一下子就像变成了块捂不化的冰,不过面色并没有什么异常,叶修对于火系灵根的人如何进阶自然是了如指掌,但是从来没处理过水系灵根进阶时的状况,此时也有些拿捏不准,心里暗暗敲定以后要找个机会好好和魏琛了解一下。

印记相触的方式灵力传得太快只怕他扛不住,叶修掐着许博远的下巴微微用力就把自己的唇瓣贴了上去,舌尖抵着舌尖缓慢地渡过一点点灵力。也许是叶修的灵力太过霸道,只消了这么一会儿许博远的面上就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总算是暖了一点了,叶修舒了一口气一手按着许博远的脉一手抚上他的后心,确定许博远缓过来之后也没松开手,还是以这种亲昵的姿态抱着他免得一松手就滑进池子里。

“感觉如何?”

许博远朦朦胧地睁开眼就是叶修的侧脸,两人不着寸缕的身体贴得紧密,这个姿势有点羞耻,还没回过神的许博远只好老实说“感觉有点害羞,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小许兄弟用完就丢啊,第一次进阶的感觉怎么样?”

进阶是比较危险的时候,稍不留神被打扰很容易就会酿成无法挽回的后果,所以一般人大多是独自一人进行这个过程的。

“一开始觉得有些冷,后面就好了,有点不太习惯,觉得好像体内的灵力都空了。”

但是现在可以把那个杨绕岸暴揍一顿不落下风。

许博远握了握拳头推出一掌,水底下随着发出一阵响声,没防备的叶修被震出好远,猛得一滑直接坐到池底,吓得许博远赶紧游过去把他拉起来。

“这下知道进阶的感觉了?”叶修抹了一脸水,仍是笑着看着许博远,抬起湿漉漉的手揉了揉他细软的额发,“以后还能更厉害。”

许博远低头看着那双并没有什么改变的双手,指尖手掌还带着练剑练出来的茧子,原来自己从前从未触及过灵根的能力。

还能更厉害啊?像黄少那样吗?

两个人在池子里又坐了一会儿,直到双方都恢复了充盈的灵力之后才往后山回去。

进阶了的许博远觉得自己走路都轻飘飘的,一晚上都兴奋地不行,叶修觉得好笑,面前的人换了里衣还是准备上床了还是一副不想睡觉的模样。

许博远一脚踏上床终于想起来自己忘了什么了,又回到柜子里翻出今天的衣服找了半天才摸出了一个锦袋,一转头也换好衣服的叶修倚在床头盯着自己看,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最后还是挪回床边把锦袋递给叶修,“喏,今天街边看到的,送给你。”

锦袋分量不算重,叶修捏了捏还没打开就隔着袋子闻到了那熟悉到不行的味道,这下才几乎是两眼放光地看着许博远,刚想开口就被许博远抢了话头,“现在不行,明天再说!”

说完许博远就麻溜地钻进被窝拉过被子蒙上头,单方面宣布睡觉了。

小孩怎么这么招人疼呢?

叶修一个弹指灭了桌上的油灯,室内一下子归于黑暗,身边只有许博远淡淡的呼吸声,还有那烟叶的香味,都是让人安心的存在。

刚进阶的人状态都不是很稳定,叶修在被窝里躺了一会儿,等到睡在边上的人呼吸声变得绵长之后才轻轻把人搂进怀里,跟之前在池子里一样缓缓地渡过一点灵气。

许博远的舌尖软软的,叶修只觉得原本单纯想帮他进阶的心思都要歪到天边去了。

 

叶修就在许博远暂住的院子里一直待到了院落里干枯的枝丫都开出了花,一整个冬天都过去了,叶修算着日子魏琛应该这几天就要回来。

这三个月里两个人同进同出各自修炼,叶修擅长各种武学也经常陪许博远过招,蓝雨选拔的日子就在半个月后了,通过试炼就可以正式成为蓝雨的正式弟子了,这简直是每一位蓝溪阁成员都渴望的事情。叶修这些日子没少花心思来教他,进阶之后的他就算对上火力全开的叶修也能撑过十招,区区一个考核自然是不成问题。

一招剑定天下逼得叶修撑开千机伞挡了一下,随即下一招许博远就被落花掌给拍出几丈远坐在了地上,许博远喘着粗气,额间脖子上全是汗水,眼睛倒是亮晶晶的,望着叶修的目光里满是得意。

“终于逼得你打开伞了!”

许博远起身拍了拍土,已经将近两个时辰了,今天的练习也该结束了。

叶修后背了起了些汗,不过面色还是如平时一般淡定,听到许博远这么说才想了一下,这个笨蛋,明明不是第一次为了你撑开这把伞了。

过了个年许博远的个子也往上蹿了一点,站在叶修边上已经到肩膀的位置了,这个年纪的少年真是一天一个样,些许是太过用功刻苦了,叶修初见许博远时那圆圆的小脸也消下去一点肉露出了点棱角。

晚饭是两个人一起做的,许博远煲了一下午的汤在炉子上散发着勾人的香味,叶修被许博远抓着调教了几个月下来已经勉强能做出一桌味道不错的菜肴了,天气转暖,两个人在后厨都是一身利落的短打,叶修把袖子撸到肩上露出结实的手臂,起锅的时候一用力上臂就撑出好看的线条,许博远看了两眼暗自下定决心从明天起再也不让叶修一个人去挑水了。

两个人刚把盘摆好就听见院落外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黄少来了!”许博远把还没盛饭的碗往叶修手里一塞就欢快地跑了出去。

几个月都没见人这么兴奋过,一已经有对象的话唠就值得这么高兴呀?

叶修把碗一放也跟着许博远出了院子。黄少天刚拍了拍许博远的肩膀想夸他几个月没见结实了不少一抬头就看见叶修惊得眼珠子瞪得都要掉出来了,“好啊!让嘉世的人好找!叶修你这个老油条这个时候潜入我们蓝雨有什么目的!我不在的时候是不是欺负我们蓝雨的人了?!”

“少天……”喻文州把马牵到马厩系好来迟一步就看见黄少天好似一刻都消停不下来,再迟一点冰雨都要亮出来了,“叶神好久不见,这次没去联盟大会真是错过很多好戏。”

被喻文州一喊黄少天就像哑了炮似的话头都憋进嘴了,最后还是先问了许博远这段日子过得好不好,魏琛和方世镜先回蓝雨明日再来,自己和少天也是不放心一去这么久所以一回来就先到许博远这了。

“喻师兄黄少,阁内一切安……”

“一切安好,小朋友我给你照顾着呢,担心什么?”叶修接过话,一手搭在许博远的肩上稍稍用力把人往自己这边拖了拖。

“给你照顾才会出大问题吧!不对?你还能照顾人?你们谁照顾谁啊叶不修!嘉世都放出话了说你走火入魔命不久矣,我看你红光满面在我们蓝雨修养得挺好!”

是了,嘉世一行人一到大会就宣布叶修进阶时出了岔子走火入魔下落不明,现嘉世正倾巢搜救。搜救还是追捕,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苏沐秋去世后叶修和嘉世的矛盾越来越大,现在几乎到了不可磨合的底部,而嘉世里唯一站在叶修派系的苏沐橙此次也没有参加大会。

“进阶这事儿倒是还真是托了小许的福,算哥欠你们蓝雨一个人情吧。”

许博远刚想摇摇头说自己进阶也多亏了叶修帮忙就被黄少天打断,“叶修的人情可得好好攒着,小师弟你可想好了,要摘星星还是捞月亮。”

谁要叶修的星星月亮了!许博远面色一红,想到了那晚叶修把千机伞打开,两人站在硕大的伞顶下,仿佛星星和月亮都落在肩头上了,那天世界上最好看的那颗星星,这个男人已经摘给自己了。



-------

下章开个大

被感冒击沉的我-0-


评论(28)
热度(133)

© 平角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