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角裤

与君歌一曲 请君为我侧耳听

压星河 04

压星河 01

压星河 02

压星河 03




许博远自然是个能忍得了痛的,每一声痛呼都被死死地咽在喉咙里,偶尔叶修下手重了才憋出那么一两句呻吟,听得叶修不由自主地轻了力道。

脚腕那处皮肉又白又嫩,叶修手指生的长,趁许博远走神的时候悄悄捏了捏,一手能圈住那脚踝还有冗余,这年纪也瘦的太过啦。但是蓝雨这边的人似乎都是差不多的体型,黄少天也是,身板不厚实力气倒不小,大概这片水土专门喂这帮精致到不行的人。

叶修给许博远捏了半柱香的时间,起先许博远还撑着头兴致勃勃地和叶修说自己难得打的那杨绕岸回不过神,说着说着声音就越来越轻,许是那叶修手法太好,按得许博远耳朵尖尖红个彻底,又太过舒服,最后倚在床边头一歪就睡了过去。

午后本来就是犯困的时候,加上两人刚吃过饭,许博远又活动了番筋骨此时眼睛眯得睁都睁不开,叶修洗了把手抱着许博远把他往床内侧推了推又给他盖好被子。

屋子的朝向不错,正午的太阳暖烘烘的,光束透过薄薄的窗纸照进屋内,叶修这才有空打量这许博远平时生活的地方。估计这小家伙没少被黄少天带着上树掏鸟,桌上瓶瓶罐罐的外伤药不少,一看就不是个特别安分的人。

但是肯定也是个能静下心的人,不大的屋子内硬是塞了张长桌,上面还摆着块品相不错的砚台,几本字帖被摆得整整齐齐,这大概是喻文州教的专心的办法。

粗心又细心,叶修用千机伞的伞顶挑开了没关严实的衣柜,几件衣料一看就不错的褂子叠得方方正正,一边还放着笼针线,怪不得魏琛方世镜他们能放心把这个年纪的人一人放到山里去生活,虽然年纪不大,但是照顾自己的技能基本都点满了。

水灵根愈发稀少了,这才引得天资不算特别出众的许博远尤为受到重视,仅仅只是这样揣着水灵根的许博远在自己的地盘上就已经受排挤了,要是后面的训练跟不上那处境简直不要太惨。联盟成立将近十年了,背地里肮脏的手段也愈发让人惊叹,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出现什么毁人灵根的法子,想办法让自身变得强大起来才是许博远现在最重要的事情。

轻手轻脚地关了门,叶修前些年也没少来蓝雨地界,但是蓝溪阁的地盘倒还真的来的不算多,好在身手快,没被人发现就七闪八闪地到了洗衣房,随手取了件在院子晾衣杆上晾干的衣服裹在身上,脚下轻轻一踏便身轻如燕地跳上了屋顶。

这下这几方小院里的情况就跃然于眼底了,先前那个对许博远不客气的师兄弟在一处院落里对着个木桩对招,没拍三下木桩就被拍断了根枝条,要是许博远结结实实挨上这么一下估计够呛。

找的就是你。

黑衣黑裤的叶修就这么光天化日下扛着柄千机伞站到杨绕岸身后,还生怕对方没发现自己似的对着木桩怼了一炮,一下子把那个桩子给轰散了。

“你是谁!”杨绕岸提着剑一脸防备。

叶修摇摇头,这人连观察力也不好,自己又没挡着脸,感情在院子里打了大半天这人只盯着许博远了。

千机伞的剑形态也比一般的剑来的厚重,叶修抬剑一扫势不可挡的剑气直冲杨绕岸的身前。杨绕岸弯腰一躲避开,鬓角垂下来的头发就被削去了一缕。

简直是赤裸裸的挑衅啊!

杨绕岸握着剑找了个机会近身,叶修三招就把他的剑挑飞了去,两个人对了一掌,若说许博远是留了三分力,那叶修便是只出了三分力,但即使是如此杨绕岸还是觉得手臂登时一麻发出一声惨叫。

重剑倒在地上扬起一片灰尘,杨绕岸再傻都知道眼前的人是来找茬的,“你到底是谁!”

一个剑客弃了剑就不足为惧了。叶修反手把伞背回身后,近身快打也是叶修的强项即使是只用一只手的情况下。杨绕岸被一记落花掌打得后退几步,憋着一股气也不顾什么招式的衔接了拳头直接往叶修身上毫无防备的地方袭去,然而每一招都被叶修看似不轻不重地挡了回来。

“你究竟是谁!”

杨绕岸第五次被叶修一个捉云手丢回木桩边的时候终于放弃挣扎了,气喘吁吁地拭去满脸的汗,而叶修完全不像是刚刚和人过过招般轻松地站在一边,“指导指导你嘛,小伙子年纪不大脾气不小啊。”

那人风淡云轻的样子着实可恶,见对方没有再下手的意思,杨绕岸撑着打颤的腿站起来狠狠地瞪了叶修一眼转身往院外走去。

日头往下走了,叶修也说不出为何想突然出手教育下这个不知轻重的年轻人,只是之前在房间内看着许博远的脚腕子时心头突突直跳,一瞬间只想找个人发泄发泄。

“你怎么到这来了,让我好找。”许博远觉得脚被冰敷后好了很多,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就躺不住了,毕竟年纪小恢复得快,结果一出房门叶修都不见了,吓得许博远一路找过来。

“脚不疼了?”下意识地握了握许博远的小臂,撑了他一点重量过来,小年轻不注意这些伤,以后年纪大了有得好受的。

许博远摇摇头说不要紧了,又扯了扯叶修穿在身上的衣服说“哪拿来了,不太合身,快脱了吧。”

“自然是不会有小许兄弟给我定做的合身啦。”叶修撩开衣襟一拉衣服就脱了下来,随手挂在了院落里的杆子上,转头问许博远“这么急着出来,不再躺一会儿?”

“刚刚问了大春,晚上阁内的弟子有晚课。”

叶修跟着许博远往外走,心想蓝雨的晚课,那许博远大概也是要去的,“那集会我们下次去也行,总归我还要再借住些时日。”

许博远一愣,随即笑了开来,“我告了假,黄少不在的晚课也没多大意思,有晚课的话晚上就不会有人到药浴那边了,好不容易下山一趟带你来泡泡。”

蓝雨的药浴是出了名的好,毕竟蓝雨有个爱动爱闹的黄少天,一身剑术都是在实战中累积的,武艺超群同时也落下了一身伤,蓝雨的魏琛和方世镜可是对他保护的紧,药池子里加的都是拿钱都换不到的好东西,叶修只是没想到许博远竟然也有权限可以进那个地方。

还没到立春,天暗的早,两个人逛上街的时候已经有不少摊贩开始叫卖了,一条街上都弥漫着好闻的食物的香味。叶修刚闻到牛腩被煮烂发出的肉香就被许博远拖着一路小跑到一个快被围住的小摊前。

“老板两碗牛腩面!”许博远熟练地找了个空桌拉着叶修坐下,周身都萦绕在一股牛腩的味道中,叶修在桌下的手悄悄按了按小腹的位置,希望他可以撑到面上桌之前不要发出奇怪的声音。

面上的很快,牛腩煮得软烂酱香,颜色也被老抽调得馋人,叶修用筷子随意拌了两下就吸溜吃了一大口,嗯,味道没的说,叶修不是第一回来蓝雨,但是第一次被人拉着在街边的摊贩上吃到味道这么香的吃食。

一抬眼,许博远还在斯斯文文地喝着汤。蓝雨这块地界上的人对吃的特别讲究,每回吃饭前首先要喝汤,这些日子住下来叶修已经摸准许博远的习惯,作为被招待的叶修难得恭维了一句好吃。

是吧是吧,许博远要是有条尾巴现在已经在的地上使劲地拍了。

许博远压低声音,一脸神秘“看你也来了这么久了,下次带你去吃最好吃的。”

蓝雨是出了名的美食城,之前和魏琛来的时候每次吃的都不带重样的,要说什么最好吃叶修倒是不相信许博远在这方面会超过那对吃货师徒。

“我们蓝雨吧,最喜欢吃微草人了。”许博远说着亮了亮一口小白牙。

哎哟喂,黄少天的亲师弟哟!叶修差点给面汤呛住。

两个人吃碗面天已经彻底的暗了下来,街上逛集市的人不少,加上小贩们的叫卖声叶修觉得堪比上百个黄少天在同时说话,但是完全不敢抱怨,毕竟身边站了一个黄少天的崇拜者。

跟着人潮的方向慢慢向前趟过去,街两边装饰着各样花灯,把这一路都照得敞亮,前边还有舞龙,不少年幼的孩子还坐在父亲的肩膀上看热闹,叶修见了就调侃偷偷踮着脚看舞龙的许博远一句要不要背他就被不轻不重地打了下手背。

这下爱面子的许博远是死都不肯往那个方向瞄一眼了,叶修这下只好赔不是说舞龙也没啥好看的呀,还有更好看的。

许博远气急翻了个白眼,舞龙向来是集会上互动最强又最热闹的节目了,叶修不但嘲笑自己还说还有更好看的,还能有更好看的?

但是叶修一本正经看着自己的模样让许博远觉得耳朵有些烫,要是蓝雨能多些个这个年纪爱讲八卦爱看小话本的姑娘许博远大概就能知道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很危险了。

过了舞龙那块地人流就少了,往药浴的池子走的方向还要过一座桥,和前面被热闹充斥着的街道比起来桥边就显得僻静许多了。叶修一把扣住往桥下走的许博远,许博远疑惑地回望,随即明白了叶修的意思。

不过这黑灯瞎火的,到底哪里比舞龙好看了。

然后许博远就看着叶修把背后的那把形状和颜色都十分怪异的伞撑了开来。

叶修想这大概是从沐秋那得了这把伞之后第一次撑开它但没让它溅上血的时候了。

两个人被罩在伞内大大的阴影里,叶修空着的那只手握住许博远的指尖时发现对方手心里都沁出了点汗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之后就把许博远的手带到伞柄的位置,许博远摸上的一瞬间就觉得周身都亮了起来。

漫天星光从头顶洒下,身前的叶修眼角带笑地看着自己,许博远十五年来独自看过不少夜晚的星空,第一次和一个人站的离星星这么近,仿佛一抬手就能摘下一颗。

“不要眨眼睛,还有一小会儿。”

此刻伞面的星星仿佛有生命般,拖着几条绚丽的火光绕着轴滑了几圈最后消失在伞顶处。

叶修看着许博远呆呆的微张着嘴的样子想,要不要告诉他,沐橙说过这个时候是可以闭眼睛许愿的。

伞面下的两个人重新罩在一片黑暗里。

周围还是很吵,不远处的人声不绝于耳,但是许博远觉得自己的心脏未免也跳得太响了,不知道站在一边的叶修会不会听到。

每次集会里都可以在街尾看见舞龙,但是下一次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看见这么美丽的星星了。

 

-----------------------

最后一段参照夜幕星河吧~

没想到吧!千机伞还能用来撩汉!


评论(11)
热度(122)

© 平角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