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角裤

与君歌一曲 请君为我侧耳听

压星河 03

愚人节快乐

压星河 01

压星河 02



城门边有个蓝溪阁的据点,叶修不方便进去就在门口等着,许博远安顿好马匹交代了点事儿就出来了。叶修嘴里叼着根不知道哪里扯来的草杆子,吊儿郎当地靠着他的那把伞上站在一边。

早茶是肯定赶不上了,不过溪山城里多得是好吃的,许博远带着叶修进了一个馆子,两人在山里吃了一段时间的清粥野菜此刻也不挑了,许博远更是觉得实在不好意思怠慢陪自己练剑的叶修,一口气点了七个菜,四盘菜端上来都是荤的,看得叶修都忍不住要咽口水。

叶修是馋得慌,许博远也还在长身体,两个人吃起饭来简直是风卷残云,最后还是叶修先停下筷的,看着吃得欢的许博远,也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熬得住山上这么寡淡的生活。

许博远一开始是预备带叶修去换身衣裳的,毕竟叶修来时的一身衣服早就被杂物刮得不像样了,现在身上这一身还是喻文州之前带黄少天来小住的时候留着换洗的,好在两人的身量相差不大叶修也勉强可以穿。

几天相处,叶修在许博远心里已经从黄少口中的不要脸但很强的嘉世武力值顶端斗神变成了基本不讲究有点欠但的确很强的叶修,给朋友买身衣服总可以吧。

成衣店在另一条街上,许博远拉着叶修往店里走,叶修虽然不讲究这些,但是这么些年被苏沐橙耳提面命要注意形象也觉得自己之前那身衣服太过破烂,也不好老是借用蓝雨的衣服,但是身边的钱财早就在上山前用光了,嘉世的钱庄现在也不方便去,一去就暴露行踪,最后在踏进店里的时候只好拉住许博远的手,“小许要不还是算了吧,反正哥身上这件也能穿个几天。”

“这是喻师兄的,要是给黄少知道了就麻烦了。”许博远也不笨,这么些天住下来叶修身上有什么东西他知道的一清二楚,许博远也不讲破,只是说蓝溪阁每个季度都有给名下的弟子制衣服份例,用不完也是要清空的,自己还在长个子,今年的衣服明年必定也穿不了,还不如给叶修做两身。

“那就麻烦小许啦。”

叶修看着许博远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全是真诚,觉得大概没有人可以拒绝这个人说的话吧,年纪还这么小,拙劣地掩饰关心的样子实在是太过可爱了。

“麻烦的是做衣服的师傅。”

叶修嘴角还挂着狎昵的笑容,许博远觉得自己被盯的耳朵都发烫了,“别看我,看师傅。”

成衣店的伙计在两人进店就上前候着了,老师傅和一个小学徒身上都挂着皮尺,见两人终于讲完话才上前带叶修进了内间预备给叶修量尺寸。

许博远见人进去了才开始仔细打量着柜前的布料,蓝溪阁可以报销制衣的款项是不假,但是因为阁内的弟子大多年纪小,身量变得快要经常换衣服,所以一般的衣服都不会质量太好,许博远想给叶修做身衣裳自然不能按蓝溪阁给弟子的规格来。

压低声音和掌柜的打了声招呼,自己又贴了不少钱最后定下来按叶修的身量做两身。上好的布料自然不放在外边,早前黄少天带许博远来过不少次,这回许博远也有样学样跟着掌柜进了二楼的包间看衣料。

衣料的讲究可大了,许博远不谙此道只是凭着手感给叶修挑了几匹,最后算了下价格也不便宜,不过还在预算里,许博远在柜台前站着,嘴巴抿成一条线心里的小算盘打得飞起,划掉中饭和一会儿的晚饭,再减掉衣料和工本大概还能剩下那么点儿。

叶修撩开内间的帘子走出来就看到许博远神游天外,嘴巴一张一合好似在念叨些什么,最后送了一口气,看见自己又变成了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这小孩跟喻文州学过变脸啊?

“好了?那我们过两天再来拿。”许博远早就清了单子,此时走到穿着喻文州衣裳的叶修边上看看,觉得他其实穿着蓝雨的衣服似乎也挺不错的,最后还是把这个想法抛出了脑外,毕竟人家一个嘉世的大神怎么会长留在蓝雨的地界上的,也不知哪天醒来这个人就不见了。

“全部依仗许博远大人啦。”

嬉皮笑脸没个正形。

许博远暗暗在内心评价,最后和掌柜约好取衣服的时间就和叶修一道出去了。

离晚饭时间还有好一会儿,许博远问叶修身体是否还有不适,今天在城里去蓝雨的总部也方便,蓝雨里的医师和药物都齐全。

许博远的担忧也不是没道理,叶修也知道自己的内力偶尔有不太受控制的时候,这段时间全靠许博远的水灵气压着,但是再怎么治疗也是治标不治本,叶修心里清楚,但是不想把许博远卷进这件事情里,自己呆在嘉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本来这次要是能参加联盟大会说不定还有和嘉世商量的余地,偏偏因为临近进阶错过了参加的时机。

“我的身份现在进去不太合适,不过时间还早,小许方便的话可以带我到处逛逛。”

叶修把印着嘉世黑纹的那只手伸到许博远面前,吓得许博远赶紧握住,两只宽大的袖口挡住了两人牵着的手。虽然联盟各个大殿平时也都有联系,但是正逢联盟大会期间,自然是需要避嫌的,此刻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坐镇嘉世的叶神跟着自己在蓝雨城内估计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勾搭对手的罪名。

“你小心点!”

许博远的手凉凉的,握在手心里捏了捏还能摸出点未长好的茧子。叶修顺从地戴上许博远递过来的斗笠,跟在他身后绕过几条没什么的小巷从一个后门进了院子。

然后进去的一瞬间被许博远拉进假山里。

四周望望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这里,许博远才松了一口气开始叮嘱叶修“这里不比山里的院子,人多嘴杂,你不要随便走动,说话也要轻一点不要引起别人注意。”

叶修只觉得小家伙一本正经的样子格外好笑,捂着嘴巴肩膀耸个不停。

许博远心知自己被取笑了,撩起叶修戴着的斗笠前挂着的纱帐想凶一凶叶修,但是看见了叶修弯起的眉角就忘记想说什么来着。

叶修觉得眼前呆愣的许博远好逗的不行,拉下他抓着纱帐的那只手任宽宽的斗笠将两人罩在一处,额间抵着额间,轻声的问“这样轻不轻呀?”

轻个屁啦!

许博远像是被烫到一样一下子弹开,用手搓了搓红红的耳朵,声音里还带着些气恼和赧然,“赶紧跟上,先去我屋子里休息一下。”

叶修自然是不会拒绝的,两个人刚走出假山拐了弯,边上走过几个蓝溪阁的弟子,许博远都笑着打了招呼,遇见师兄还会乖乖地行个礼,半分刚刚炸毛的样子都看不到。叶修也尽量把自己当个隐形人,混迹联盟这么些年,什么环境里该做什么事自然是有些分寸的。

 

去他个分寸。

 

“许博远!”

一阵剑气直面许博远的后心袭来,叶修站在边上下意识就要撑开千机伞去接那一招,许博远的反应也不慢,甚至没有转身,抽出剑来就挡下了那人的攻势。

不用回头都知道,阁里对自己打招呼和打架一样的就是杨绕岸了。

杨绕岸和许博远是同一批进的蓝溪阁,身体素质和修为杨绕岸都不逊于许博远,只因为许博远身上有水灵根所以能进蓝雨修行,杨绕岸就一直心里不平。

两人的剑一触即分,许博远把叶修挡到身后收剑的时候还挽了个漂亮的剑花。

这些天没少和叶修对招,许博远的反应速度比前段日子不知道快了多少,特别是还有叶修的指导,现在拆一个杨绕岸的剑招简直都不用正眼瞧。

杨绕岸之前也没少给许博远找麻烦,自身的武学修为本也不弱,此刻在几个同门面前被下了面子自然是还想找回场子的。整个蓝溪阁都知道许博远去山上独自修炼了月余,没有魏琛方世镜的指导,没有黄少天陪练就算再呆上半年也不一定能成长多少,怎么可能短短几日就如此突飞猛进。

同门之间的比试向来是点到即止的,但是杨绕岸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下一秒又举起剑朝着许博远的面门劈头盖脸的划来。

不插手他人门派的内务是不成文的规定,叶修敛了气息不想给许博远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浸淫各种武学将近二十年的叶修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杨绕岸的斤两,天资不错,可惜不是个能静下心习武的人,不用自己出马许博远也能搞定。

两人见招拆招,一招一式都彰显着明显的蓝雨的风格,多余的招式不少,但是胜在速度非常快,破绽可以靠身法弥补。几个围观的弟子道行还不够,甚至不能看清两个人对上手的每一招。

果然不出一盏茶的时间,许博远近身将剑收于身后一掌拍向杨绕岸的右肩,留了三分力,杨绕岸没注意被拍了个趔趄一下子栽在了石头堆,之前战到一处的两个人才算收了招。

许博远站在叶修身前微微喘气,后背的汗将袄子都给打湿了,比试过后的许博远气血上涌面色微红,倒是比之前被风刮的惨白的样子好看上不少。

叶修暗暗打量着两人,许博远还算是有风度地抱了抱拳,杨绕岸干脆撑着剑拂袖就走了。一边看热闹的弟子见两人完事儿没热闹看了也就散开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许博远觉得自己眼睛才眨了两下,院子里就只剩自己和叶修两个人。随手抹了一把汗才犹犹豫豫地喊了句“叶神……”

“腿崴到了吧。”叶修无奈地摇摇头,把千机伞往身后一背就自觉走到许博远面前把身前这个僵着不能动弹的少年打横抱起“你是哪个屋子?”

啊啊啊啊啊!太丢脸啦!

许博远手还有点抖,不知道该用手来捂脸还是用来指方向才好。

好在许博远的屋子就在附近,过去的时候还碰上个小弟子,拜托人家送了盆冷水到屋子里。

叶修用后背顶开许博远的房门,虽然这个房间一个多月没住人了,但是有人定时来打扫,整体上还算整洁。

将许博远轻放在床榻上叶修半跪在床前褪下他的鞋袜,许博远的脚腕有点肿,好在不是很严重,叶修拧了把浸了井水凉透的毛巾敷在许博远的脚腕上冰得他立马咬着唇发出一声闷哼。

“现在知道痛……”了吧。

叶修一边帮许博远揉捏着僵住的小腿,一边抬起头,一眼就望进了傻愣着盯着自己看的许博远眼里。

小少年还不到十六岁,眼角眉梢都透露着过分的稚嫩,眼睛又大又圆,唇红齿白,脸颊也还没有退去婴儿肥,好在眉毛长得非常英气,年纪还这么小,但是已经能隐约看出几年后改长成怎样绰约的风采了。

“是有点疼。”

也是真的疼,但是许博远一双亮晶晶的眸子里写满了欢愉,看得叶修心跳都快了半拍。

“忍着。”



---------------------------------------------------------------------------

QAQ最近几个月要忙到吐血了

写做衣服量身量那里我满脑子都是红色里面那个裁缝问鱼蛋,那啥平时摆左边还是摆右边…

我猜叶修大概是摆左边的。

评论(12)
热度(113)

© 平角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