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角裤

与君歌一曲 请君为我侧耳听

压星河 02

依旧没有双修上OTL

祝自己生日快乐啦~发现和 @鸢时 同一天生日真是巨有缘分❤

最后 小蓝很好 温柔又坚定 有点傲娇 但又有自己坚持的信念

虽然他在我文里OOC 但是在我心里虫爹给的人设不崩


压星河01

几杯倒叶蓝番外


许博远的身体又软又凉,蓝雨水灵根一脉体温比寻常人都要低,夏天的时候是很舒服,但是这还吹着冷风的夜里还是挺难熬的,叶修是火灵根又刚操练完正是一身热气,一进被窝就把被子给熨的暖暖的,许博远滚进叶修怀里把脸贴在他敞开的胸口上,心脏一下一下鼓动的力度并没有吵到许博远反而让他睡得更加安稳。

想来今早自己体内火灵根不受控制浑身发热的时候,这个小孩子也是这样给自己降温的吧。来来来,哥从不欠人情,既然白天你抱着我,那晚上我就抱着你吧。

给怀里的熟睡的人调整了下位置,两个人抱着又过了一晚上。

许博远修炼一向勤勉,往日四更天就醒了,今天一睁眼都已天光大亮,好久没睡得这般沉了,这可不行,一名剑客怎么可以这么没有警戒心呢。

许博远起身收拾好推门出去,叶修正在院子里打坐,原本的位置被占了许博远也不介意,谁让人家大病初愈呢,反正已经在屋内坐了这么长时间也不差这几天了,于是坐在屋子里的蒲团上开始早课。

中饭是许博远下得厨,香甜软糯的米饭,普通的野菜在许博远手里也翻出了别样的美味,叶修打了几只兔子来加餐,两个人对坐在桌边各自扒饭。许博远在蓝雨里呆的时间不长,但是每逢饭点食堂里一定有黄少天叽叽喳喳的声音,热闹又亲近,格外的好下饭,只是搬到这里这么久了,虽然自己每天修炼就花去了大把时间,但是还是会觉得寂寞。

面前这个对象,不是蓝雨的,更没啥共同话题,许博远用筷子戳了戳叶修烤的兔肉,又酥又嫩还泛着油光却不知自己在对方眼里和这盘内的小兔子一般无害。

叶修吃饭的速度很快,没一会儿就吃完了,把碗筷摆到一边支着下巴看着许博远,“叨扰数日,还未请教小兄弟尊姓大名。”

“许博远。”

博古通今,宁静致远。许博远嘴巴里还嚼着兔肉,脸颊圆圆地鼓起了一块,叶修看着眼前这个吃了满嘴油的小孩子想,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长成这名字里蕴含的样子。

饭后的修炼时间,叶修支着下巴坐在台阶上看着许博远练了一套蓝溪阁弟子都会的剑法,以前也看黄少天耍过这几招,和许博远比起来黄少天的剑法更加精进,一招一式间的杀气和杀意收放自如,许博远还嫩了些,不过招式干脆利落看得出没少下功夫。

耽搁了呀,叶修心里觉得可惜,又觉得几天相处下来许博远这般心软,大约这辈子都学不来黄少天一半的杀伐果决,经过点播成为高手已是不易,想要更深的造诣就更难了。

不过要是从水灵根入手成为一个出色的法修倒也是条出路,叶修脑海里闪过喻文州的身影,同是蓝雨一脉,喻文州的灵根觉醒的晚,修炼的晚,甚至早期根本没人看好他,蓝雨一向习剑修,只有喻文州跟着魏琛另辟蹊径将水灵根与法术融为一体最后和黄少天双剑合并将蓝雨发扬光大。

不过让许博远这个爱剑之人弃剑从法估计不太容易,罢了,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些代价,这个道理自己早该明白。

叶修随手捡了根树枝近了许博远的身,许博远一惊招式的连贯就乱了,好在身形灵敏下一招不疾不徐地直击叶修肩膀。

叶修身法全联盟排的上号的快,一闪就闪了过去,之后刻意地掌控着节奏和许博远对起了招。

一场指导意义的对练,许博远之前也跟着黄少天这般练过,和黄少天点到为止的指导不同,叶修的招式又偏又险,最后许博远被叶修一下敲在手腕上,整条手臂登时一麻连剑都握不住了,剑从右手脱落,许博远下意识用左手握住剑柄一把插进地上。

“今天就到这里吧。”叶修看着半跪在地上用力喘着气的许博远连忙叫停,没想到这孩子比自己想的还要拼一些,早应该就到极限了吧,不过许博远总是在叶修以为他要放弃的下一秒还坚定地举着剑。

剑客的剑是比生命都要重要的存在,这是许博远入了蓝溪阁后黄少天和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之后生活中再没见过的正经了,一脸严肃,但是眼中的神采不输许博远见过每一天里的日月星辰。

那时就是被黄少天对于剑术的追崇才下定决心跟随他想成为和他一样厉害的剑客吧。

蓝雨一脉,永远都是联盟里最锋利的一把剑,许博远也是以此为目标勤奋练习着,以黄少天为榜样努力着,此前与黄少天过招的时候已经能明显感受到与他的差距,而和叶修,简直是打得自己怀疑人生。

许博远直接就地坐着调息,叶修也不打扰,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就去烧水准备洗漱一下休息。

叶修倒是体贴烧水也不忘给许博远烧上一桶,许博远把自己整个人浸在桶里,任水漫过自己的头顶,后腰处的印记越来越艳了,许博远泡在水里屏息吸纳着周围的水元素,丹田处积攒着灵气,很奇怪,自从上次因为给叶修输灵气直到自己力竭之后重新修炼来的水属性灵气再也不想之前那样让自己浑身发冷了。

许博远着着里衣爬上榻子,叶修睁开眼睛把许博远搂进怀里贴上对方的后腰,许博远身子一僵,没也挣开只是有点不解“那个,我的水元素好像有点不对劲……”

“我知道……让我再试试……”叶修不敢讲,他觉得自己的火元素也不太对劲,四肢百骸中那熟悉的灼热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和的暖流经过自己身上每一寸脉络,越是汲取怀里那个人的灵气,身体越是叫嚣着想索取更多。

叶修猛得收了手,许博远已经闭上眼晕在怀里了。

这是……双修?

每年博得联盟大会头筹的人可以进入神之领域,在神之领域里可以学习新的修炼方式或者取得顺手的武器又或者是得到一些其他想要的东西。大家都以为叶修是联盟成立以来第一位进入神之领域的人,但是只有叶修知道,在自己之前还有一个人也进去过,这个修炼的法子也是那个人无意间看到的。

自己这段时间是灵力大进,但是许博远并没有,这又和双修的成果不太一样,但是借了许博远的力是事实,也是怪自己现在才想到这一层,希望对他还没有造成实质上的影响吧。叶修撸了两把许博远的头发,给他捻好被角,又偷偷地贴上许博远的后腰试着送了点灵力进去,不出所料的又是泥牛入海。

睡了大半天的许博远总算是觉得自己缓了一口气过来,洗了把脸神清气爽地起床了。叶修比许博远早起了一刻钟,此时已经定定地站在院子里,手里还拿着昨天那根随手捡来的树枝起了个式,许博远认出那是蓝雨的基础剑法,怕是昨天自己练过一遍都都被叶修记下来了。

两个人对着练了一个时辰,稍作休息之后叶修见许博远没有做饭的意思就径自起身准备往后厨走,人还没站直就被小朋友扯住了手。

叶修疑惑地看着还没匀过气的许博远,被扣着的手稍稍用力,许博远就借着站了起来,叶修瞥了一眼,小家伙连腿都还打着颤。

“早上先练到这里吧,你跟着黄少天肯定也知道,这剑术也不是一天就能练好的,先去吃饭?晚上哥再陪你练练?”

许博远连忙摇摇头,感情叶修误会自己不给饭吃啊,“今天是十五城里有集会,你来了也有段时间了,要去看看么?”

许博远额间还带着没干的汗,脸颊也因为刚刚的练习变得红扑扑的,说起集会时又充满了这个年纪的向往和憧憬。

“那去换件衣服,快一点的话应该还赶得上午饭。”

许博远一溜烟就跑回屋了,门半掩上,里面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没一会儿就收拾好了,平时穿的蓝溪阁的短打换成了一件水蓝色的袄子,毛领衬得许博远的小脸更嫩了几分。

叶修手里抓着收起的千机伞,嘴里叼着根野草对着许博远抬抬下巴示意他跟上,许博远一脚踏出屋子想了想又跑回去拿了件白领红色的披风给叶修披上,“下山的路风大,你身体刚好还是注意一点吧。”

披风毛茸茸的,叶修打量了下上面没有蓝雨的标识,大概是这屋子里为数不多的许博远的私人物品了,小孩子年纪不大倒是挺会照顾人,掐了绒的面料有点重但是的确很暖和。

马厩里只有一匹马,好在两个人都不是肥硕的体型,挤一挤也还能坐。叶修翻身上马对着许博远张开手心,嘉世的枫叶纹依旧是黑漆漆地留在叶修的手心里,许博远将手附上去借力上马被叶修一把圈进怀里。

“……等等,我想坐后面来着。”

紧贴的姿势太过亲近,叶修呼出的暖气一遍遍打在许博远的耳后,亲昵地让人不太自在。

“一会儿风大,抱紧些。”

许博远还没反应过来胯下的马驹就风一般冲出了后院,叶修骑得又快又稳,但是架不住山路崎岖,偶尔马蹄踏上凸起的石块颠了颠,许博远就下意识地压低身体抱紧了马脖子。

叶修手里架着缰绳,许博远略有点紧张地伏在身前,脊背清瘦肩膀也还没长开,只有贴着自己的小圆屁股上有点肉,白毛领子上露出半截细白的脖颈,叶修看得驾马都有点走神,只觉得这个人大概以后怎么长都会很好看吧。


评论(21)
热度(135)

© 平角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