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角裤

与君歌一曲 请君为我侧耳听

压星河 01

原本是想借着双修名义写各种羞耻play的……

复习阶段放飞自我的产物

OOC

还有,我蓝巨好看-0-



终于翻过了那座荒芜又陡峭的山崖,这里应该就是溪山城了。

叶修身无他物,只余一柄千机伞强撑着翻过那座山,在走到这个小院子之前已经一个人没有吃食又拖着几近入魔的身子在这荒山野岭走了四天四夜了。

院子门口的灯笼上印着蓝雨的水滴标记,看样子的确已经到了蓝雨的地盘了,希望老魏还在。

坐在树下闭眼调息的小少年听到动静起身快步走到院外,就见到一个一身狼狈的青年倚在一把半人高的伞边,面色疲惫眼神都要涣散了,一副像是撑到极限的样子。

原来有人呀,有人就好。

在少年扶住自己的那瞬间叶修终于闭上眼身子一歪,倒到了那人的怀里。

十五岁的许博远抱着这浑身脏乱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陌生人嘴角不住地抽搐,这就是黄少说的碰瓷吗?

二十来岁青年的身量当然不是一个少年撑得起的,还好许博远进了蓝雨跟着黄少天习了一身武艺,体格还不错,勉强把叶修扶进屋子里也出了一身的汗。

这人也不知是什么来头,就这样大大方方地躺在自家院落里,看样子还伤的不轻。

黄少叮嘱过,不能让外人进屋子,外面的人不知根不知底的,多危险呀?

但是这个人一身利落的短打,身边还带着把形状怪异的伞,样貌和随身携带的武器都像极了黄少先前外出归来一直念叨着死不要脸的叶修。

黄少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了这人,也不知是巧还是不巧。

许博远打了盆水把叶修沾了灰的脏脸给擦干净,本着好心看看来人身上还有没有其他伤势褪去了叶修的贴身衣物。

几乎学会跑步就开始修炼的叶修一身流畅的肌肉,大腿紧实胳膊有力,许博远洗了把帕子给叶修擦了擦身子,翻来覆去看了两遍也没看到啥伤口。

这是怎么一回事?明明这个人一副伤重的样子呀。

叶修人已经昏过去了,手里还抓着那把伞不放,许博远废了大把力气才把那伞从叶修手里挖出来,这才看到叶修手心里那枫叶的印记。

果然是嘉世的叶修。

 

只有生来具有灵根的人通过试炼石的测试才会在身上浮现这种印记,然后根据印记去往同属性的大殿修炼。

许博远身上也有这么一个印记,在后腰的位置,正是蓝雨的标记。

奇怪这叶修的标记怎么是黑的?嘉世的印记应该是红色的才对呀。

许博远带着疑惑,可惜一年一遇的联盟大会即将召开,溪山城里魏琛方世镜带着新一代的继承人喻文州黄少天算好时日已动身前往,现在连个管事的人都没有,这该怎么办?

这几年越来越多有灵根的弟子被发掘,然而水灵根少的可怜,来蓝雨修炼的人千千万万,有水灵根的只有许博远一人,师门自然是重视得很,这回出远门怕许博远吃不了一路的折腾就没带他去,还在溪山城选了一处僻静的场所给许博远修炼。

许博远天资不错,可惜被发现的晚了已经耽误了最好的时候,想修炼成和黄少天一般已是十分困难。

师门如此优待容易招来闲人话柄,要是自己还不努力那如何对得起尽心教导自己的师兄?


许博远就在这个院落里住了好些日子,叶修还是这段时间自己见到的第一个活人。

那,那就先养着吧,黄少经常提起这个人,也不知关系是好是不好,总归到时候黄少回来了交由他处置就可以了。

水属性克制火属性,叶修带着嘉世的火纹,许博远也不敢常日和叶修呆的太近,好在溪山城灵气充足,此处更是修炼的好地方,自己不用做太多叶修也能慢慢好转。

许博远年纪小心思单纯,只晓得属性相克,但是叶修毕竟受了重伤不好真丢他一人在屋里自生自灭,许博远就拖了一只蒲团在门口修炼,一边暗暗留意躺在床上的叶修的状况。

整整三天过去了,许博远只给叶修灌过些茶水,灵芝丹药之类的好货也没少给叶修吃,但是那人依旧昏迷不醒,偶尔发出些难过的呻吟,今日的叶修更可怕了,全身又热又烫,前些日子惨白的脸今天烧的通红,许博远无法,只好去了外衣只着内衫爬进被叶修熨的滚烫的被窝。

许博远拉过叶修的带有嘉世印记的那只手按在自己的后腰上,蓝雨的水波纹带着冰凉的温度,叶修像是终于缓过一口气似的,把怀里的许博远抱紧,一只大手在许博远腰间不断摩擦。

许博远面色也渐渐红了起来,不知道是被叶修大胆的动作臊的,还是被叶修的身体烫的。

许博远闭上眼把静心咒念了一遍又一遍,催动体内的灵气游走全身,叶修觉得自己抱着个大冰块似的,舒爽的不行,两个人印记紧紧贴着,许博远觉得抱着自己的这个人的身体就像是个无底洞,如何运送自己的灵气都填不满,只是这个人的体温终于下来了一点点。

要是许博远知道叶修此时正值进阶时期,那定不会如此浪费自己的灵力,简直像是给一个干枯的池塘一杯杯灌水一样,大半天都积不上一点。

许博远后腰的印记颜色更深了,原来只是浅浅的一抹蓝色,现在倒是像冰雨上嵌着那块冰晶,深邃又厚重,只是印记长在那个位置,平时肯定不会特意去看的。

叶修的体温终于降了下来,气色也恢复正常了,不白不燥的,活像是好好进补了大餐滋润得不行的样子。

许博远凉凉的手抚上叶修的额间,见没啥异常终于放下心来,一闭眼就累得睡了过去。

叶修醒来也没睁眼,静心吐纳了好一会儿,发现体内灵气充裕,除了自己原本熟悉的属性之外,一点凉凉的水属性在脉络里缓缓流淌,不仔细一点都发现不了。

好不容易摆脱了几天来缠身的燥热,又顺利进阶了,叶修觉得现在让他去大会可以单挑十个韩文清。

怀里的许博远动了动,叶修才意识到自己还抱着个人,更甚手还搭在人家里衣内贴在对方的腰上。

还是个小孩啊,怀里的少年五官还带着年纪小特有的圆润和稚嫩,猥琐的老魏的地界上还有这么纯良的人,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也敢往床上带,真不知是天真还是傻。

叶修起了身,想把趴着睡得香的许博远往床中央推推让小孩睡得舒服点,一抬眼就是许博远衣角翻起露出后腰那一块,蓝雨水灵根一派特有的印记。

原来老魏偷偷摸摸的是留了这一手啊。

不对,印记的颜色不该这么深的,这个年纪就连稍年长的黄少天的印记都没深到这种程度。

叶修手掌又贴到了那处,催动灵力在许博远的脉络里走了一遍,猛的收回手,自己顺过的每一条经络里水属性的灵气都被自己吸的干干净净。

只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叶修觉得自己丹田处的内力又涨了不少,而许博远的印记也比之前的颜色更加浓郁了。

这是怎么回事?

太阳已经大半没入山后,床上的小孩也没有睡醒的意思,叶修去厨房翻了翻抓了几把米熬了锅粥,其实叶修早就饿得不行,但是几天没吃了又不能一下子吃很多。

烟叶没带在身边,叶修叼着跟野草坐在厨房的矮凳上,这里垫脚的东西不少,估计都是给小孩子用的,厨房理得很清爽,厨具干净食材也摆得整齐,可惜自己只会煮粥。

叶修在嘉世的地位自然是不用进后厨的。

“这个菜可以加进去吗?”叶修听着身后的动静站了起来,指了指案板边已经洗干净的不知名的野菜。

“那你切切碎就加进去吧。”几乎躺了一整天的许博远还是觉得没缓过来,好像身体被掏空一样无力,一醒来身边的人不见了就连忙起身找人,果然是在厨房。

许博远也搬了张矮凳坐到叶修身后,偶尔指点下调料的位置。

叶修一回头就看见小孩托着腮迷瞪瞪地看着自己,“哥这么好看?”

“你是嘉世的叶修吧。”许博远的语气十分笃定。

哎,还是太出名了,毕竟苏沐秋做的这把千机伞样子委实怪异了点,全联盟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叶修赞许地点点头,“小兄弟很有眼光嘛。”

“果然和黄少说的一样不要脸。”许博远嫌弃地撇撇嘴,“可以起锅了。”

呀,被嫌弃了呀,小孩子怎么可以听黄少天的话呢,十句里九句半是废话。

两个人坐在桌边端着碗粥,菜叶有点被泡烂了,看上去糊糊的,味道还能入口,清淡又不至于没味道,许博远皱了皱眉,果然比试时大杀四方的叶修也不是在任何事情上都是万能的,只是看叶修的眼神多了一丝同情,不知道这个人怎么活到这把年纪的,要是二十多年都吃这般滋味的话也太可怜了。

蓝雨人自带烹饪光环,新一代的弟子里面喻文州更是个中翘楚,偶尔在师弟面前露上一手都是不得了的佳肴。许博远是溪山城里土生土长的,虽然没有亲人但是自幼熏陶在美食文化里手艺自然也不太差。

想到一代斗神在嘉世也只能得这种滋味的吃食就觉得有点难过,这混的也太惨了,不然就这么一碗粥怎么能喝得如此津津有味。

叶修倒是不太挑嘴,更何况是自己熬的粥,怎么样都得喝下去。当年还没进嘉世的时候,和沐橙沐秋三人一块不是没有更凄惨的光景,沐橙太小,俩半大的少年又不擅此道,那会儿倒是多难以下咽的东西都要闭着眼睛吃下去,能活下去就是万幸了,更遑论挑剔菜肴的色香味。

吃完之后许博远接了碗筷自觉去洗碗,叶修刚恢复身体还没达到之前的状态,此时修为刚进正是修炼的好时机,许博远不大懂嘉世的修炼方法也知此时应该是不太方便打扰对方的,洗漱完就回屋睡觉了。

这院落不小,可供休憩的卧房却只有这一间,先前被叶修占了去,许博远躺了几日简陋的小塌今个儿终于能睡上床了,抱着被子拍了拍,没半盏茶的光景就睡得天昏地暗。

叶修最后一招收了式在院落中站定,圆盘似的月亮在头顶挂着,又近又大,月光皎洁,在嘉世里每天勤于修炼倒是没有这番心境欣赏美景,此时在这方小院无事可做还别有一番轻松的滋味。

屋里早就熄了灯,叶修看头顶的圆月也知自己昏睡了不少时日,此时去大会显然已赶不上了,平白添了两个多月的闲暇日子,此地灵气充足,要是屋内的小孩子不介意的话在这待上一段时间等老魏回来也是一条好法子。

叶修是一直按着嘉世的独门心法修炼的一直没出过什么问题,在嘉世门下去年第三次拨的联盟大会头筹之后进入神之领域领悟了新的心法,手心里嘉世的枫叶印记也在那之后变成了黑色。嘉世新一代觉醒火灵根的弟子对叶修是又敬又怕,虽然叶修一出关就公开了神之领域里参悟的秘籍,但是练得人不多,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个功力可以驾驭那个心法的,尤其是在那个人也失败后落了个灰飞烟灭的下场。虽然联盟里叶修还是超级大神的地位但是在嘉世的声望就不比之前了。

许博远在床上睡得死,叶修脱了外衣钻进被窝里也没能惊动到睡着的小家伙。

这样的警觉性,魏琛方世镜知道了要哭死过去。

--------------------------------------------------------------------

明天要生日啦~

现在在疯狂的码字中,希望明天能开一辆7000字的车QAQ

评论(15)
热度(159)

© 平角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