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角裤

与君歌一曲 请君为我侧耳听

满床清梦 上

几杯倒的喻黄番外~

希望能在喻队生日前把他写完~

扫黄组喻组长X应届毕业生黄

ABO,下章上肉

一个一见钟情的故事



和别人毕业就归团不同,黄少天在找到实习时找到了对象,或者说是对象预备役吧。 

黄少天应聘简历辉煌的不行,先不吹当年是全系第一的成绩入学,之后更是学习社团两不误,从学弟熬成学长,赢遍校内省内辩论赛,大一运动会破长跑记录,接下来两年破自己的记录,学习上PGG8一次就过,翻译资格证书也早早就考出了,毕业论文更是省级优秀。

H大的小语种专业本就出名,尤其是黄少天念的德语系,每一届的毕业生质量都不差几乎是毕业等于就业。

黄少天优秀又嘴甜,身高模样都不错,虽然第二性别是omega但是这并不太影响工作,甚至开朗的omega更加能和同事打成一片。所以进了公司短短半个月就能上手业务跟着学习,甚至独立完成,领导都挺看好这个应届生准备实习期结束后就转正,甚至为了留下黄少天还开出了条件相当不错的合同。

 

之前公司谈一笔外贸的单子是黄少天一直跟着学习的,最后单子拿下了老板大手一挥请大家去酒店吃了一顿,结束后还觉得不尽兴下半场还到酒吧续摊。 

身为omega黄少天还一直挺注意这些场合的,从小到大基本上都没怎么去过。但是工作不比念书,这次自己还是刚进公司,大家说一起去玩玩也不好推辞,所以虽然快到发情期了,但是磕了几片效果不错的抑制剂就放心地和大家一起去了。

显然黄少天对这青春期以来一直依赖的牌子相当有信心,之前运动会啊,出省打比赛呀,只要遇上发情期嗑上一粒保证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压制发情热的效果好的一逼,黄少天当年还在寝室大吹特吹,然后给寝室另外三个小O都备上了一份。

然而这款抑制剂的注意事项黄少天只在第一次吃的时候瞄了一眼,忌饮酒?本少才不喝那东西呢!又酸又辣!然后捧着手里的汽水吸个不停,十三岁的黄少天自然是不会主动去喝酒的,接下来的几年黄少天依旧没有对这项容易伤身的活动产生兴趣,于是抑制剂的效果还不错,并没有出现过纰漏,久而久之他也就没再把这件小事放在心上了。

直到这次……

 

黄少天被灌了两瓶酒前所未有地喝高了,一个人靠在沙发上哼唧哼唧的,看上去不太舒服,最后说是要回家,大家也体谅黄少天是omega,最后黄少天和大家打了声招呼拒绝了同事扶他去卫生间的提议就准备告辞了。

他强装镇定地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到包厢门口,之后就一路扶墙着墙快步走向卫生间,用残余的理智挑了一个位置最靠内的隔间关上门之后抱着马桶吐了十来分钟。

原来喝多了是这种感觉啊。

黄少天把今晚吃的好东西都吐了个干净,确保再也吐不出什么了才走到洗手池那里漱口洗脸。还是大冬天,冰水拍在脸上的感觉不太好受,但是贪凉的黄少天并不介意,冷水带走了点醉意,现在还是不太舒服,起码比刚开始稍微好一点。

卫生间门口的台子上还放了一把陈皮糖,估计是专门给喝挂了的人解解味儿的,黄少天剥了两粒放进嘴里,酸酸甜甜的,可不是比酒好吃多了。

大脑勉强找回那么一丢丢了理智,但是小脑还是在醉酒的状态,黄少天左脚绊右脚地出了卫生间迎面就撞到了一个男人怀里。

快到年底了,喻文州待的扫黄组的指标也上来了,身为组长的喻文州不得不亲自带队下场。

那天其实也只是一次普通的便衣行动,喻文州是总策划,看着郑轩徐景熙宋晓收队之后喻文州留下扫尾。

有时候一见钟情就是这么奇妙。

一切工作都结束之后喻文州理了理之前被扒到一半的衣服,衬衫被扯得有些皱怎么抚都抚不平索性就随它去了,这也是喻文州日后回忆起最后悔的场景之一,怎么留给黄少天的第一印象就是这样一副不太正经的样子。 

黄少天脸上还挂着点没擦净的水滴,脸被冷水拍得有点红,今天是黄少天第一次穿略微正式的职业装,领带束得有点紧,此时被黄少天扯得松了些,领口的扣子也被解开了两个,醉酒的红晕从脸颊顺着脖颈爬到胸前,反正喻文州眼见的肉色都染上了一片撩人犯罪的红色。

难道刚刚的活动还有漏网之鱼?不应该啊,喻文州向来心细,上任以来大大小小活动策划了几十场从来没有失手过的。

再说眼前的人虽然一副惹人怜爱的迷糊模样,再看一眼,这分明还是个二十出头学生仔的样貌,头发染了近来流行的栗色,长短正好的刘海被水打湿,乖顺地贴在额头上,眼睛大大的,眼角下垂平添了一点无辜的味道。

哪来的迷路的小家伙?

 

 黄少天见自己撞到了人,想道声歉,但是第一次喝醉的自己连舌头都控制不好,念了几句不好意思都没意识到自己说的是粤语。 

看来还是老乡啊,喻文州的兴趣更深了,手搭在黄少天的腰上半搂半扶,两个人几乎贴在一起,黄少天被酒精醉倒的高热透过不算厚的衣料毫无保留地传给喻文州。

 

“饮大咗咩?”喻文州的声音是局里出了名的好听,又苏又撩,吊打隔壁刑侦大队科长的烟嗓,此时故意压低了声线,问出的每一句话都有让人难以抗拒的魔力。

 “冇啊……”原本轻快的嗓子都被酒浸得又软又甜,黄少天靠在喻文州身上,吸进来的每一口气都带着对方身上清爽的味道,但是多吸几口简直比再喝两杯还让人晕的快,最后只来得及说了一句“几时返屋企”就在喻文州身上睡了过去。 

喻文州第一次如此感谢学院里体能训练训练出来的臂力,让他可以轻松抱起百二十斤的黄少天,贴着对方红通通的耳朵说,“既然你不说你家在哪,那就先去我家休息一下吧。”

毕竟我是警察不会坑你是吧。 

 

喻文州身手和局里那一帮非人类相比是不太够看,但车技绝对非常好,从酒吧到自家一路飙车躲过各种摄像头,最后扶着黄少天进了门才一共花了十分钟。

喝醉的黄少天乖的不得了,主要是之前在卫生间都已经吐过了,所以现在安静的很,也不乱动。喻文州解开黄少天西装西裤,沾着酒气味儿还挺大,黄少天睡得死一点反应都没有。喻文州把喝醉的人剥了个精光抱紧浴室里放好热水的浴缸里。

和局里大多数糙汉子比起来,喻文州算是会享受的,家里的浴缸很大,还自带按摩功能,黄少天半靠在那里被震得挺舒服,嘴里咿咿呀呀地发出一串舒服的咕噜声,听得喻文州憋笑憋得胃痛。冲掉黄少天满身的肥皂泡,喻文州拿着围巾把黄少天整个裹好擦干抱紧卧室,喂他喝了半杯蜂蜜水才舒了一口气。

喝醉都这么乖,那看来是个好脾气的男生。

这也是喻文州一辈子仅有的几次看走眼。

黄少天是脾气不错,但绝对不乖啊……尤其是在床上,清醒的时候。

 

喻文州上床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二点了,黄少天已经从床的一边睡到了正中央,敞着四肢,姿势特别豪放。喻文州挤上床,把这个睡得毫无防备的少年搂紧怀里闭上眼,手不算老实地搭在那个人的后背上,像撸猫似的摸了一把,一摸摸到屁股尖,再往下点就能碰到那个美妙的穴口了最后还是收了手。

下次才不会这么容易的放过你。

 

 

黄少天自然是不知道带自己出了酒吧的是个警察,就算知道是警察,那那个警察也一定不太正经!

第二天是周五,黄少天是外贸公司平时九点上班,依照平时的生物钟黄少天醒来时已经是八点二十几了,这一觉睡得那叫个安稳啊,前段时间为了那个企划案黄少天熬了好几个通宵看对方公司的外文资料,每天睡不了四个钟头。

伸了个懒腰,恩?这触感不对啊?自己虽然睡觉的时候不穿衣服但是绝对不会不穿裤子啊!

这床也不对啊!自己租的出租房里的一米二的床啥时候变成一米八的床了?

宿醉的疲惫感还没消失,黄少天硬撑着睁了眼,完了。

这不是自己家!

床头放着一套新的休闲卫衣和牛仔裤,还体贴的放了一包一次性免洗内裤。

黄少天吓得一脸懵,摸了摸后颈,还好腺体处光滑没有痕迹,身上也没不舒服的地方,急忙套上床边放着的衣服拿上枕头边的手机就跑回公司了,连床头柜上放着的蜂蜜水和纸条都没看上一眼。 

好在喻文州的住处和黄少天的上班的地方近,打车一会儿就到了打完卡正好卡在上班点,黄少天头昏脑涨地进了办公室,好在昨天手头的单子已经谈完了,暂时也没啥任务不然真的是要疯。

到了中午大家点外卖的时候黄少天一摸兜就愣住了,这不是自己的衣服自然不会有自己的钱包了,还好现在大家也不用现金,拿着支付宝解决了中饭之后黄少天捏着手机下定决心要再去那个人家一趟,钱包里虽然没多少钱但是证件什么的都在里面,丢了的话补证还是挺麻烦的一件事情。

模糊地记得昨天最后的记忆是自己出了洗手间撞上了一个人,大概是那个人带自己回家的吧,给自己换了衣服,也没趁机做啥坏事,吧?

黄少天回忆着前一晚零星的记忆,似乎那个男人长得还不错,黑色头发,身量比自己高上这么一点点,身上有着好闻的味道。

味道?

卧槽!

黄少天一声惊呼哑在喉咙里,没记错的话那个人好像是个alpha!

使劲嗅嗅自己身上确保没沾上什么奇怪的味道,后颈的腺体也没有被咬过的痕迹,只能期待一下昨晚遇上的那个alpha是个正人君子了。

这样一来下班前的那段时间就显得格外难熬了,黄少天回忆着今天出门的方向,那个人家的楼层,小区,那个地方虽然离公司近,但是不是自己常出没的方向,所以黄少天自己也不是很熟悉。

真的能找回去吗?

黄少天叼着笔整个人都低落起来,边上的同事走过来递给黄少天一个快递信封,说是出去那快递的时候看到了就顺手拿过来了。谢过之后黄少天三两下拆掉了信封,这时候没什么其他人会给自己寄东西了,果然是自己的皮夹。

黄少天打开皮夹点了点,钱卡都没少,相片位的自拍却空了,自己的名片插在那个位置上,怪不得那个人能找到自己的地址。

抽出那张名片,反面的空白处写着喻文州三个字,还有一串手机号码。

这是那个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么?

虽然那个人给自己换了衣服算是吃自己的豆腐吧,但是好歹真没拿自己怎么样,钱包也原物奉还了,甚至照顾了喝的烂醉的自己。

黄少天存好喻文州的手机号后想着要不要发一条信息谢谢人家手机的短信页面就提示了新信息。

[少天应该拿到钱包了吧,看看有没有东西少了,少天的西装衬衫我拿去干洗了,弄好之后也会寄到这个地址的。床头的蜂蜜水有喝吗?

——喻文州]

这种自来熟的语气!

偏偏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回忆起被那个人轻轻抱住的场景!

打住!还没下班!就算是摸鱼也要专心点!

那个什么鱼的,再见!

 

第一次去了酒吧之后同事就三天两头地在酒吧聚一聚,虽然每次都不一定是同一家酒吧,但五次里肯定有三次能碰上喻文州。

还是穿着制服挺帅的喻文州。

 

两个人第三次遇见的时候总算打了招呼,也算遇人无数的喻文州觉得自己怎么就栽在这里了。

认命地抱住喝醉酒的黄少天,熟练地把人弄回家,明天是周末,可不会这么容易地放过你。

 


评论(4)
热度(95)

© 平角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