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角裤

与君歌一曲 请君为我侧耳听

几杯倒 08

这段想表达的和脑内还有一点差距,回头再改改吧
下章来段脚踏车
这章喻黄上线啦~
终于到了最开始构思的剧情了!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
去码肉啦!


和别人毕业就归团不同,黄少天在找到实习着手准备论文同时找到了对象,或者说是对象预备役吧。 黄少天优秀又嘴甜,长得还不错,性别更是特别抢手的omega,所以进了公司短短半个月就和各位同事打成一片,还特别讨领导喜欢。 

之前公司谈一笔外贸的单子黄少天一直跟着学习,最后单子拿下了老板请大家去酒店吃了一顿下半场还到酒吧续摊。 因为是omega黄少天还一直挺注意这些场所的,基本上没怎么去过,这次自己刚进公司,大家说一起去玩玩也不好推辞,于是磕了几片抑制剂就放心地和大家一起去了。 

不得不说有时候一见钟情也是很奇妙的,特别是黄少天被灌了两瓶酒前所未有地喝高了,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一出来就撞到了一个男人身上。 快到年底了,喻文州待的扫黄组的指标也上来了,身为科长的喻文州不得不亲自带队下场。

那天也只是一次普通的便衣行动,喻文州是总策划,看着郑轩徐景熙宋晓收队之后喻文州留下扫尾,一切工作都结束之后喻文州理了理之前被扒到一半的衣服,衬衫被扯得有些皱怎么抚都抚不平索性就随它去了,这也是喻文州日后回忆起最后悔的场景之一,怎么留给黄少天的第一印象就是这样了呢! 

黄少天脸上还挂着点没擦净的水滴,脸被冷水拍得有点红,今天是黄少天第一次穿略微正式的职业装,领带束得有点紧,此时被黄少天扯得松了些,领口的扣子也被解开了两个,醉酒的红晕从脸颊顺着脖颈爬到胸前,反正喻文州眼见的肉色都染上了一片撩人犯罪的红色。

 黄少天见自己撞到了人,想道声歉,但是第一次喝醉的自己连舌头都控制不好,念了几句不好意思都没意识到自己说的是粤语。 

看来还是老乡啊,喻文州的兴趣更深了,但是眼前的人明显醉酒的样子显然不是个好的认识的机会。

勉强还算正直地扶住几乎站不直的黄少天,“饮大咗咩?” “冇啊……”原本轻快的嗓子都被酒浸得又软又甜,黄少天靠在喻文州身上,吸进来的每一口气都带着对方身上清爽的味道,多吸几口简直比再喝两杯还让人晕的快,最后只来得及说了一句“几时返屋企”就在喻文州身上睡了过去。 

喻文州第一次如此感谢学院里体能训练训练出来的臂力,让他可以轻松抱起百二十斤的黄少天,贴着对方红通通的耳朵说,“既然你不说你家在哪,那就先去我家休息一下吧。”

毕竟我是警察不会坑你是吧。 

是个屁啊! 黄少天第二天醒来身上不着寸缕吓得一脸懵,摸了摸后颈,还好腺体处光滑没有痕迹,身上也没不舒服的地方,急忙套上床边放着的衣服就跑回家了,连床头柜上放着的蜂蜜水和纸条都没在意。 

第一次去了酒吧之后同事就三天两头地在酒吧聚一聚,虽然每次都不一定是同一家酒吧,但五次里肯定有三次能碰上喻文州。 

两个人第三次碰面的时候交换了名字和联系方式。 

第六次见面的时候确定了交往的关系。 

这次黄少天把寝室里的好兄弟约出来就是想介绍自己的朋友给男朋友认识认识来着,喻文州一听地址心想那敢情好,少天正好也认识认识我的同事,好像这几天局里的大家经常往这家酒吧跑。  

 蓝河这学期课选的好,三门考试课四门考察课一门实践课,考试课里还有一门是随堂考,所以蓝河是寝室里三人中第一个结束修罗场的。 

下午四点半,蓝河收笔交卷,要是平时,结束了考试的蓝河恨不得赶紧回家,这个点去超市都不一定能买上菜了,但是昨天叶修已经来过电话了说今天晚上有任务,不能陪自己,不过手头的事情马上就要忙好了,结束之后就可以一起过个好年,出去旅游什么的。 

蓝河当然知道警察是有多忙,所以虽然很想他,但是两个人都很忙就没有硬要凑时间见面了。正好黄少天说要聚一下介绍男朋友给大家认识,总归是开心事蓝河出了考场就回寝室准备好好收拾一下,毕竟期末期间,大家忙得连去理发店剪个头发的时间都没有。   

洗了一把脸让自己看着精神一点,蓝河换了身抓绒的卫衣,保暖又元气,还是前段时间和叶修等电影期间逛商场时候买的情侣款。 

蓝河在寝室里等到五点半方锐和卢瀚文才到,三个人打车到了酒吧才发现这是家gay吧,站在门口三个人心里最担心的就是卢瀚文会不会被拦在外面。 

其实寝室四个人里三个人都长了长娃娃脸,卢瀚文被重点照顾的主要原因就是长得矮,看上去就比实际年龄更小了,每次出入这种有年龄限制的场所都要带好身份证以免被查。 

然而并没有被拦住,这家酒吧的检查松得吓人,门口的保安玩味地看着一行三人懵懂的样子也没说什么就让他们进去了。 

本来喻文州是订了包厢的,黄少天硬说吧台热闹还可以看酒保小哥炫技于是五个人在吧台这边排排坐。喻文州估摸着寝室里另外三个小家伙酒量应该也不会比黄少天更好了,就点了四杯度数低的鸡尾酒,满足他们看调酒华丽的过程又不会喝得烂醉。 

放在蓝河面前的鸡尾酒叫龙舌兰日出,颜色很活泼看着像果汁,实际上度数也很低,给不怎么喝酒的人来说还是很好接受的。 

喻文州和蓝河之前见过几面,都是广州人所以双方印象还是比较深的,蓝河捏着酒杯问是警察最近都喜欢往酒吧跑么,叶修之前说有任务,结果都是去酒吧。 

看来叶神工作上的事也挺坦诚的嘛,不过蓝河看上去年纪不大居然看的这么开真是不容易,毕竟叶神这次任务主要接触对象是前男友,还是个曾经把自己搞得alpha功能发育不全的前男友,不过毕竟是人家的家务事喻文州也不好多嘴,只是给叶修美言了几句,就算外酒吧工作那也是工作,只要是工作就和出来玩的心态不一样,以严肃认真的心态再酒吧里待着其实还是比较煎熬的。 

然而其实蓝河并不知道叶修的任务是什么,不过想到叶修有可能在酒吧里无聊到翻白眼蓝河就无比同情。 蓝河给那杯鸡尾酒拍了照微信里传给叶修,不过半天没收到回复,五个人也从吧台转战卡座,喻文州八面玲珑向来是什么话题都接的住,再加上大家都玩荣耀,约好回去下一波副本之后就算认可了黄少天的这位家属。 

聊了大半天觉得黄少今天的话格外的少,“黄少是快到发情期了不舒服么?” 被点破的黄少天赏了卢瀚文一个爆栗,在新晋男友面前提什么发情期!羞耻度爆表!有这么卖队友的嘛! 

闻言喻文州神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临近发情期的omega最好还是在安全的地方好好休息,虽然黄少天是个健康又有自保能力的omega但还是个omega啊。

喻文州脾气好又温柔,但还是不愿意自己的伴侣在这种时期到这种地方来玩。毕竟酒吧开在那里跑不掉,下次还有机会。 暗示性地捏了捏黄少天的后颈,黄少天一下子软了一下靠在喻文州身上不说话了。

 “嗯,是我疏忽了没注意到。今天也九点多了,方锐和瀚文明天还有考试吧,我先把你们四个送回去。” 的确不早了,蓝河上完洗手间按了按手机还是没有收到叶修的回复,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面洗了把脸。

 如果叶修在这之前能看下手机就好了啊。 “叶秋,扶我一下。”田锦靠着叶修的肩膀,几乎整张小脸都埋了进去,鼻间抵着叶修的脖颈,温热的鼻息打在叶修的皮肤上,又麻又痒。最近田锦总是这么撩自己,叶修的耐性几乎已经告罄了,裤兜里揣着一副手铐,等到了卫生间随便找个隔间就可以把对方铐起来了。

 孙哲平已经带着其他人埋伏在那个包厢门口,只要确定了里面交易结束就可以实行抓捕行动了。 而田锦在这次交易里只是一个小角色,抓进去也关不了多久,而且叶修也不想用这个罪名这么轻易地将对方送进去。

 蓝河耳朵很灵,听到有人叫叶秋的名字反射性地就抬了下头,镜子里倒映着身后抱在一起的两个人,自己这个角度还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个个子小一点的男人在和叶修长得一样的男人身上难耐地蹭着。 

叶修给蓝河看过自己和叶秋的合照,双胞胎虽然长了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但是气质上却相去甚远。叶秋给人一种谦逊自持的感觉,总是穿着正常,一看就是一副商业精英的样子。而叶修见蓝河的时候基本都穿着便装,不爱老老实实地扣衬衫的扣子,又帅又痞,还有在军校时锻炼出来的利落又干脆的样子,其实很难让人把两个人弄混。

 蓝河几乎呆滞地看着镜子里的那个人男人,他看了自己一眼,两个人眼神对上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但是叶修立马就把目光移开了,好像只是看到了一个陌生人一样,亲密地扣着身边那个男人的腰往最里面的隔间走去。 

那不是叶秋是叶修,蓝河几乎没有一秒钟就认出来了。 

这就是这段时间叶修忙的工作吗?在酒吧里,甚至没有时间回自己信息,都是因为刚刚那个人? 蓝河咽了咽口水,快步走出卫生间回到卡座上,喻文州帮黄少天系好围巾,准备送大家回去,蓝河只觉得现在身上没有一点力气,连站都站不住。

 “小蓝把外套穿起来我们回去吧。”酒吧里灯光很暗,但是方锐也看清了蓝河脸上神色不算太好,还以为他被几杯酒放倒了。

 “你们先回去吧,我刚刚去卫生间的时候碰到熟人了等下去打个招呼。”

 “小蓝你一个人不要紧吗?”黄少天有点不放心,怎么说自己的室友还是觉得自己送回去稳妥一些。

 “没事啦,我家在这附近,等下结束了我就直接回家了,正好接下来也没考试,我过几天再回寝室。”

 “那你回家了给我信息啊。” 

虽然是omega但是蓝河已经过了发情期,不太会受信息素的影响,毕竟是个成年人能好好照顾自己,黄少天拉着对方嘱咐了几句就跟着喻文州走了。

 大家都走了,蓝河歪在卡座上闷了一口酒,眼睛盯着卫生间的那个方向,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进去的两个人还没有出来。

本来蓝河想等叶修出来问问清楚的。最近在忙些什么?那个男人是谁?你们俩什么关系? 觉得问这些有点娘。 

蓝河的桌上已经放了三杯吧台送来的酒了,是一边坐着的小哥送来的,苏格兰之雾,果冻酒,Four Loko,蓝河虽然不常来酒吧但是对这些东西还是有被科普过的,最后那杯失身酒绝对打死都不会碰。 

对方还在盯着自己看,像是捕食前盯着猎物的蛇一样,目光贪婪又饱含欲望。 

四十分钟过去了,叶修还是没有出来。 

蓝河觉得自己的耐心几乎磨光了。 

对方估计耐心也用完了,三两步走到自己面前,蓝河不等对方开口,一口闷了对方送来的第一杯酒,又辣又辛,像极了自己现在苦闷的心情。 

“我有伴儿了。” 

“那真是遗憾,你看起来好像有点寂寞。” 对方还算是绅士,没有动手动脚,不过那种打量的目光依旧让人有点不太舒服。

 “我有伴儿了。”蓝河只是重复了一句,拒绝的话不用再多说了,对方耸耸肩像是要放弃的样子。 

蓝河大概不知道自己现在可口得像块小蛋糕,眼底是说不尽的伤心,又软又乖,刚刚黄少天他们还在的时候蓝河觉得自己还能撑一撑,现在心里又酸又委屈,只想好好揍叶修一顿。

 一个晚上蓝河也喝了不少,猛得站起来的时候一阵头晕目眩,四周嘈杂的声音震得自己耳朵疼,酒吧里的人似乎多了起来,蓝河穿上外套决定不再等了,回家再说。 

出了酒吧被冷风一灌,蓝河觉得清醒了些,手机一直在震,还以为是方锐他们问自己回家没,结果屏幕上十来个未接来电都是叶修的。

 但是并没有想回拨的心情了。 

路边远远的停着几辆警车,蓝河也没多想,拦了辆出租就回家了。


上章收到好多留言开森!
谢谢小天使们!

评论(8)
热度(100)

© 平角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