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角裤

与君歌一曲 请君为我侧耳听

几杯倒 07

大概会没啥热度的一章-0-

不过本来好像看的人就不多QAQ

伪前任出没

想表达的剧情比较多,不知道有没有说清楚

会继续加油哒!

完结倒计时啦~



蓝河过完四天的发情期都已经是礼拜三了,正好赶在期末考前一天回了学校。

叶修这些天除了和包子他们在酒吧营业期间去蹲点外其余时间基本都陪着蓝河,蓝河抱着叶修闻着他身上陌生的味道只当是酒吧里人多蹭上的也没在意。

说不在意,谁知道呢?反正叶修肯定也没在意,蓝河生闷气又不能怎么样只能每次被叶修压着挑逗爱抚时候狠狠地在对方衣服遮不住的地方留下自己的印记,叶修还挺嘚瑟的也不遮掩,每次大刺刺地坐在吧台上闪瞎自己组里的一片单身狗。

蓝河平时念书就用功,期末考试不用突击,基本翻翻书回顾一下就能考出一个不错的成绩,不过这次有一科的老师正好是叶修的妈妈所以蓝河就连在家里休息都抱着书在啃,生怕考不好了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

交往了一段时间,蓝河偶尔也有去叶修单位接叶修下班,和分局里叶修的同事也玩的不错。他人口中的叶修是强大的,可靠的,优秀的,蓝河有时候也觉得这么厉害的人怎么就和他交往了呢,于是只能在学习上变得更加努力,起码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里成为一个还不错的人。

读书的时候总是轻松的,只用把书读好就够了,而工作的人压力更大一些,特别是叶修他们这种有危险性的工作。

叶修觉得自己最近身体愈发难以控制了,和蓝河在一起时还好,离开久了就克制不住地暴躁,算了算这还是在酒吧看见那个人的照片之后才有的情况,特别是最近叶修已经渐渐地能闻到身边alpha和omega的信息素了。

后面叶修和组里的大家前前后后又往酒吧里跑了不少次,总算是摸到对方交易的规律了,偶尔也会遇上那个老熟人,叶修倒也没躲躲闪闪,只是对方让酒保送来的酒一滴都没碰。

一靠近那个人叶修就觉得浑身都不舒服,血液许久不曾感受过这般躁动,尤其是腺体那一处,又烫又疼。

以前倒不会这样,叶修依稀还能记起当初两人玩在一块的时候那个人身上也是带着一股让人安心的味道,让人忍不住想亲近。

那个人漂亮的外表带有巨大的欺骗性,至少那时候十几岁还没发育完全的叶修被撩得不行,虽然对着人家依旧嘴欠,但是隔三差五的约会啊送礼物什么的倒是比现在更像个会谈恋爱的成年人。

 

“不行,线人的地位太低,接触不了他们交易方面的信息。”

孙哲平把纸条烧掉,抱着臂看着叶修,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让叶修去接近对方是最快的方法。毕竟方面叶修和那个人有过那么一段过去,下起手来更容易些,但是又怕叶修过不去自己心里那一关。

毕竟当年未成年甚至还只是个刚发育成alpha的少年,碰上那种老手被骗得团团转甚至被下药到现在都不能释放信息素,说是没阴影估计知情人都不相信。

叶修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把只剩下短短一节的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那就只能哥上啦,干完这趟正好你好回去和张佳乐一起过年。”

孙哲平按了按叶修的肩,两个负责人对着叹了口气,案子不好搞啊……

让叶修出马和牺牲色相有什么区别?

哥只想早点把这事儿完了带小蓝回家过年。

 

期末修罗期寝室里剩下的三个人都抱着书狂啃,毕竟成绩和奖学金息息相关,特别是蓝河这种靠着抚恤金和老家房子租金过日子的,虽然每个月都能存下些钱,但是本来在杭州日常开销就很可观,钱这些东西能多一点是一点啦,特别是谈恋爱之后就算是AA,花钱的地方也不少。

临近过年,蓝河还想靠着这笔奖学金给叶修和他家里人买点小礼物什么的。

想到叶修蓝河就觉得书本上的字都进不了脑袋了,看什么都能想到叶修,高数像叶修,会计也像叶修,满脑子都是叶修。但是叶修最近好像很忙的样子,微信没以前回得这么及时了,电话也很少接,按掉电话这种事情以前都没有过的,近来却很常见。

当然叶修恨不得飞到蓝河身边抱抱他亲亲他说自己有多想他,可惜实在是分身乏术,这边一对上那个人几乎就被贴身似的跟着,叶修一天中有一大半的时间都跟那个人待在一块,在酒吧里一混就是大半夜在这段时间里也不算少见。

 

“叶秋,你这段时间都不用忙生意么?在这待这么久真的不要紧?”说是这么说,田锦攀在叶修肩上的那双手倒是没有要松手的意思。

田锦在叶修第二次去酒吧的时候就看到他了,不过一开始叶修身边总是围着很多人,看装扮像是他的生意伙伴,田锦也没敢立马上去搭话,只是送了几杯酒还都被打了回来。毕竟事情虽然过了这么久,但是当初对叶修做的事情他可不敢忘了。

当年那件事之后田锦就出国了,虽然之后和叶修并没有联系但是还是会不自觉地关注他的消息,早些时候查不到什么消息,直到前几年叶秋的名字在金融杂志上频繁出现,田锦才发现当年被自己骗得找不到北的少年已经长成了挺拔英俊的成功人士了。

出国后田锦也交往过不少对象,他们或有钱或有权,田锦享受着他们提供的高品质的生活,但再也没有收获过一丝真心,这时田锦才无比怀念那个几乎把自己捧在手心里的那个人。

但是今天叶修主动跟自己打招呼了,还请自己喝酒,这是不是说明当年那段事情就算过去了?

田锦那天也是和那群社会上混的朋友喝多了被窜着给叶修下了带有致幻效果的药剂,本来只是想助助兴,把叶修拐上床的,结果给药的下药的都是外行把计量给下多了,叶修咪了两口就被放倒在位置上晕了过去,最后大家看情况不对就赶紧散了。

田锦和那群人不一样,他模糊地清楚叶修家应该是个条件非常不错的家庭,虽然叶修平时看上去吊儿郎当的很不正经,但是身上穿戴无一不是名品,就连平时送给自己的不起眼的小玩意儿都有着不菲的价格。所以在看着叶修情况不对之后田锦给叶修手机里备注笨蛋弟弟的人发了封来接人的短信就走了。

那天本来就是散伙饭,田锦和那些狐朋狗友吃完最后一顿过个几天就要出国了,只是从来没给叶修透过口风,那天叶修半夜来接自己,一身风衣硬是把还带着些青涩的少年衬得可靠又迷人,田锦那会儿才觉得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直到叶修喝下自己递过去饮料才一口就昏了过去田锦才愈发觉得无颜面对叶修了,干脆第二天就直接出国,之后两个人再也没有联系过。

 

“不只有生意才要忙啊。”叶修斜了一眼,也没把那个人在自己身上逡巡的手给拍下来,这更加放任了那个人大胆的动作。

两个人靠得很近,叶修闻到对方身上的信息素勾人又放荡,全无当年温柔的感觉,心里不仅有些庆幸当初幸好跟这种人没有结果。

叶修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后背却爬上一片鸡皮疙瘩,对方亲昵的举动仿佛蛇信子舔过自己的后颈一样让人毛骨悚然,但是,不能甩开他,现在还不行。

 

“那你在忙什么呢?”田锦灌了一口叶修点的酒,几乎醉醺醺地抱上叶修,不知道是不是喝醉酒的人眼里都像浸了水般的朦胧,叶修却在那双迷蒙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贪婪和不甘心。看来前段时间自己身上蓝河留下的信息素和齿痕都起了不小的作用。

 

叶修用眼睛上下打量着田锦,最后目光轻轻扫过对方不自觉撅起的屁股上,意味不言而喻,换来了对方娇嗔地捶了一下。

没有拒绝对方贴上来扭动的身体,叶修一手拦过对方的细腰,手脚迅速地在他裤腰边缘不起眼的地方别上了微型窃听器,两个人身体亲密地触碰又分开,田锦的眼里满是不舍,刚要开口叶修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叶修沉着脸色嗯了几声就挂断了电话,“公司出了点事,我要先回去了。你把外套穿好我送你回去。”

大概是对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想着和叶修循序渐进的田锦自然不会提出异议,乖顺地跟着叶修上了车。

 

年边又是深夜,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车,十分钟不到叶修就开到了田锦说的那个地点,果然和那个线人提供的是同一个地方。

田锦把印有自己联系方式的名片塞进叶修胸前的口袋拍了拍,“叶秋,要联系我噢,回见。”

叶修玩味地在对方碰过的地方摸了一把,“呵,明天见。”

田锦的眼睛顿时透露出一股得逞的意味,笑着和叶修说了再见就进了房子。

 

关上车门的叶修瞄了眼后视镜,发现自己现在脸黑得堪比韩文清了,简直浑身上下到处都难受,立即驱车回了家,到了家里衣服都没换就抱着马桶吐了半天。

 

终于收到叶修微信的蓝河总算可以安心的睡觉了,看着蓝河每天被恋爱滋润的方锐觉得蓝河自从谈恋爱之后整个人都笨笨的,不过谁让恋爱中的人智商都不高呢?

最后对床的方锐探过身子提醒蓝河,“小蓝啊,你别忘了明天黄少请客去酒吧啊!带你见见世面去!”



评论(15)
热度(105)

© 平角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