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角裤

与君歌一曲 请君为我侧耳听

几杯倒 06

礼拜天补礼拜五的班QAQ心好累啊……

年底只想当一只咸鱼-0-



“你这次倒是舍得把他一个人留昆明自己过来啊……”

以前叶修一直觉得像孙哲平张佳乐这俩人简直腻的可怕,从来不见他们俩其中一个落单的,这现象从警校时就开始了,那时候还有人笑他们俩毕业了要怎么办,结果孙哲平硬是动了一串关系把原本分到京城脚下的自己给折腾到大西南和张佳乐一起进了一个组,气得家里人几乎要和他断绝关系。

自己还没有标记蓝河现在一天见不得对方都觉得浑身难受,还好自制力不错,还能靠着工作转移一点注意力,真不懂像那两个标记过的是要怎么忍受这种伴侣不在眼前的空虚感。

“所以,速战速决。”

两个人碾灭烟头,交换了下消息就一前一后的进了酒吧。

叶修随意一瞟就觉得额头突突的跳,酒吧不算小,但是一眼看过去几乎都是眼熟的人,自己组的包子和罗辑在卡座里抱成一团,希望罗辑还能头脑清醒地观察好周围的情况。

孙哲平带来的邹远已经在吧台坐了一会儿了,正在和之前现在报上来有嫌疑的那个酒保套近乎。

会不会做的太明显了?叶修和孙哲平不明显得对了一眼,后者耸耸肩,今天只是来探探路的,人多力量大呗。

那为什么扫黄组的人也在!!!!

喻文州笑得一脸正直,gay吧是我们业务重点观察地点好吗!

叶修扶额,看着喻文州斜靠着吧台送了边上那个穿着衬衫清清爽爽的大男生一杯酒,拜托啊!人家一看就知道是涉世未深的大学生,穿着扮相和这个重金属气息及其浓重的酒吧格格不入,你说你是来扫这个人的我是真的不相信。

……叶神,其实我是想黄他来着……

当然这种话喻文州是不会讲出来的,和他人设不符。

叶修上了二楼包厢,路过雅座的时候发现之前线人提供的照片上的那个马仔今天没来,看来是要白来了一趟了。一想到接下来几天都要在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出没叶修就觉得特别怀念蓝河家里那种安静又安心的感觉。

“压力山大啊叶神,今天你们也来这里high啊?”跟着喻文州一起来的郑轩开了包厢门跟了进来找了个角落窝着,“这个地方到底有什么鬼,怎么缉毒和扫黄合一块去了。”

“外面看起来都挺正常的,线人说他们最近都在最里头的那个包厢溜冰,但是我刚刚去看过了,里面的业务应该比较合适你们组。”孙哲平闷了一口啤酒对郑轩抬抬下巴示意,又被郑轩嚷了一句压力山大。

“不过叶修,里面有个老熟人。”

叶修接过孙哲平拿过来的相片,觉得自己的心脏狠狠地抽了一抽,这个人怎么回来了?这个人居然敢回来?

“找个机会和老熟人叙叙旧?”叶修摸出一支烟,一向很稳的手此刻却带着不易被察觉的抖动。

“叶修,他也是目标之一,你自己心里要放清楚。”

怕是没有人比自己更加想把那个人给抓回来了。

叶修按着自己的侧颈,觉得那里的腺体一下一下涨得发疼。手里的照片捏得发皱,要不是因为这个人自己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连alpha最简单的标记伴侣都做不到。

三个人在包厢里开了个小会,分配了下任务就分散到各处踩点了。

 

蓝河揉揉眼睛,冬天的六点太阳还没升起来,窗外一片黑压压的,气温很低,但是蓝河还是被热醒了。

叶修把蓝河圈在怀里睡得很沉,蓝河起来上了个厕所梳洗完叶修还没睁眼。

寒冷的周末让人格外的懒。

最后把黄豆浸水里,蓝河洗了把手带着点凉气又爬进被窝。一缩进被窝里蓝河就被叶修压着胡乱亲了几口,两个人麻花似的扭在一块抱着又睡了过去。

最后蓝河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叶修醒了也没起床,拿着手机给组里开会,另一只手抚着蓝河的后背一下一下摸着。

叶修念还没毕业那会儿,大家训练完一起去澡堂子洗澡,那会儿也见过不少同学的身体。学校里的alpha大多身材健硕,青春期的小伙子容易上火,脸上或者背上经常冒出一片痘痘,和训练时的伤混在一块在皮肤上留下斑驳的痕迹。

蓝河就不一样了,一个omega虽然失去了亲人的庇护,但是自己也把生活过的精致又舒服,身上的皮肤光滑又柔嫩,四肢修长有力,虽然不像alpha那样长着发达的肌肉,但是流畅的线条也很美观。

每次叶修摸上蓝河光裸的后背就和上瘾了一样停不下来,蓝河就是被硬生生摸醒的。

“大清早耍流氓啊。”说是这么说,但还是顺从地被叶修按到枕头上亲了一阵。

刚睡醒时的欲望总是来得很快。当两个人的唇瓣分开的时候下身已经抵在一块儿了。


你猜是什么姿势


周末是个好天气,两个人亲亲热热地一起洗了澡换了新床单,叶修把洗好的床单被单晒在阳台上后叼着一根烟靠在墙边看着蓝河在厨房里磨豆浆做午饭。

吸油烟机尽职尽责地工作着,发出不太刺耳但又无法无视的噪音,蓝河倒是一副早就习惯的样子,熟练地煲汤炒菜。

蓝河嗜甜,叶修随意,只要能吃就好,一点都不挑,蓝河不满,表示这样做菜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叶修只好讨好地夹了菜到蓝河碗里说“小蓝就是烧的水也是最好喝的。”

“……不许贫嘴!”蓝河觉得自己看人的眼光还是太差劲了,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完全没意识到对方居然也可以这么不正经。

饭后两个人又搂到一块去靠在沙发上看新闻,午间新闻繁琐又无趣,插播的禁毒广告被叶修按掉,调到了苏沐橙经常看的一个放偶像剧的频道。

蓝河缩在叶修怀里注意力本就没在电视上也就随他去了,就是有点好奇叶修居然喜欢看这种节目。

这是蓝河发育成omega之后过得最舒服的一个发情期了,药物带来的不适感被叶修身体力行的安抚降到了最低,没有不可收拾的情欲的苦恼,抱着叶修蓝河觉得他比一切抑制剂都有效的多。

叶修的大手伸进蓝河宽松的睡衣里帮蓝河捂着腹部,叶修掌心宽厚又温暖,蓝河觉得全身都暖暖的。发情期还没过去,空气里还残留着蜜糖甜腻的气息,叶修压着声音撩动着蓝河本就不稳的心绪,“小蓝又想要了?”

“不要再问这种奇怪的问题了!!!”

蓝河羞赧地想躲开叶修凑过来索吻的唇,但是就小小的这么一个人能逃到哪里去呢?最后还是被叶修抱着回到床上单方面宣布解决生理问题。

 




谢谢评论过的各位小天使!

谢谢你们的❤❤~

评论(14)
热度(113)

© 平角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