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角裤

与君歌一曲 请君为我侧耳听

几杯倒 04

大概下章就可以来个车轮子啦~

OOC属于我


两个人就这么有空没空都聊两句的这样交往着,蓝河只在周末有空回老房子那,叶修也就周末陪蓝河吃顿饭啊约个会什么的,苏沐橙还经常调侃叶修从工作狂变成了低头党,从前连电话都懒得接,现在每天带着手机生怕对方联系不到自己,魏琛还在一旁帮腔,叶修一个人讲不过整个局只好又请了一顿饭大家才暂时打住这个话头。

时间迈进一月初,寝室里年级最大的黄少天已经签好合同准备搬出去了,蓝河看着寝室空出来的床位不免有点失落,想起大一刚搬进来的时候黄少带着自己打游戏,后面加上一起来的方锐三个人组的JJC三人队一直是全服前三的排名闭着眼睛都掉不出来。

“好啦别难过啦,我公司离小蓝你家也很近啊,你不是接下来也准备在杭州发展么,大家还经常可以碰面啦!来!为了庆祝我顺利签约,今天晚上不醉不归啊!诶!我说的不醉不归不包括你!卢瀚文你把酒瓶放下!小孩子家家喝什么酒!”

“黄少你偏心!我也十八了!”

黄少天抢过卢瀚文手里的那罐啤酒塞进蓝河手里,两手一边一个揽着蓝河和方锐,四个人吃着校外打包来有点冷掉的串儿就着啤酒饮料当做最后一顿。

读书的时间真的过得太快了,黄少天还能回忆起自己大一时候作为新生代表上台发言的情景,入学成绩是全系第一,毕业时候签的公司也数一数二,运动会奖牌包揽,辩论赛全市第一,就连寝室随意组的队去参加省里的电竞比赛成绩都名列前茅,更别说黄少天长的还特别俊俏,德语系这四年也就出了黄少天这么一位精英式的人物。

“有缘都能聚在一起的啦,好啦,咪制喊啦。”

四个广州人在杭州念书被分到一个寝室,当然是有缘啦,黄少天拉着还没有带走的最后一个行李箱站在校门口和另外三个红着眼眶的室友挥挥手,“再见啦!有空一起出来开黑啊!跟新室友好好相处啊!”

四人寝里只剩三个人了,蓝河觉得打野图时候少了黄少天一刻不停的指挥觉得有些不习惯,方锐还可以下了课找他的林老师开个小灶,蓝河就只能带着卢瀚文两个人寝室开黑图书馆复习。

结果到了最后卢瀚文和图书馆里同系的学长玩到一块去了,蓝河深叹儿大不由爹啊,黄少走了人心不齐呀。

 

“你也会遇到其他很有趣的人啊。”

“你是指你自己吗?”蓝河上下打量叶修,假装一副嫌弃的样子。

“呀我的蓝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样子了。”叶修横躺在狭小的沙发里,头靠在蓝河的大腿上,“为了别的男人难过哥可是要吃醋的啊。”

“说了多少次黄少只是我的学长!”知道对方只是拿乔蓝河拍拍叶修的肩膀示意他趴下来,掐着力度给对方按着后颈和肩膀。

叶修这段时间外务出的少,年底老是在写报告,坐得身子都僵了,每回来蓝河家吃饭之后蓝河都会给叶修按按,叶修还老是开玩笑说自己是来做保健的。

“隔壁扫黄组的喻队怎么没把你给抓进去啊!”

“哥上头有人呗,这,再用力点。”

用力用力,这么大力气还不够呀?蓝河使坏摸了把叶修侧腰,结果叶修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而两个人的姿势特别方便叶修偷袭。

蓝河在家都穿着宽松的居家服,叶修偷偷摸上蓝河的细腰不轻不重的掐了一把,蓝河吓得差点把叶修从腿上摔出去。

“不要摸我腰!很痒啊!”

“刚刚才发现噢,小蓝的腰很软呢。”

叶修翻身把蓝河压进沙发,两人座的沙发又小又挤,两个成年人躺着就只能紧紧挨着,叶修双腿立在蓝河大腿两侧,上身虚压在蓝河身上,“小蓝的发情期要到了?”

蓝河母亲生前是一名医生,所以蓝河从发育成omega起就一直被照顾的很好,发情期也很规律,基本上两个月来一次,一次三到五天,用温和的药物可以缓解发情期的症状,再自己努力努力熬过去就可以了。

omega发情期是有假可批的,蓝河上了大学之后的发情期基本都请假待在家里休息,这次情况有点特殊,自己已经有了交往中的对象,再加上最近老是和叶修呆在一起,蓝河觉得自己的信息素明显有点不太受控制了。

叶修带着茧的指腹按压着蓝河后颈腺体的位置,几乎一瞬间就让蓝河软了身子,空气里甜腻的气息愈发浓郁,叶修二十岁之后就不太能感知到信息素的气息了,不论是alpha的还是omega的,蓝河的信息素是他几乎失去“嗅觉”的十多年里唯一能感受到的味道。

蓝河觉得自己除了攀着叶修之外什么都做不了,埋首在叶修的脖颈处胡乱的嗅着,干燥的唇瓣蹭得叶修觉得自己都要冒火了,却还是纵容对方在自己身上留下各种轻轻重重的痕迹。

两个人交换了一个湿软黏腻的亲吻,叶修自然是肺活量好到不行,蓝河觉得自己都要被亲的灵魂出窍了。

和喜欢的人接吻的感觉简直舒服到让人浑身都颤栗起来。

双方抱得不留一丝缝隙,连电视里播的狗血剧都没能减轻一点点空气里暧昧的氛围,直到蓝河发现叶修身上的烟味在两个人几乎情动的亲吻后反而更淡了些之后。

叶修看着蓝河弥漫着水汽的眼眸渐渐清明之后又吻了吻对方的额头,抱着对方的腰把蓝河拉起来靠在自己怀里,两个大男人缩在小小的沙发上,蓝河莫名有点心慌,叶修的味道更淡了,这是为什么?

这是不正常的,蓝河从小到大接触到的关于omega的知识都在告诉自己,这样的情形不应该出现在一对两情相悦的情侣刚刚亲密接触过之后。难道,叶修对自己并没有这么喜欢吗?

情欲的热度一下子退得干干净净。

叶修想安慰地亲亲蓝河的耳朵却被对方躲开,“小蓝啊,哥有件事,本来第一次见面就该和你说清楚的,但是那时候哥心里也没底,现在我们也交往了一段时间了,啊,你别哭……”

叶修手忙脚乱地给蓝河擦着眼泪,脑子里过了一遍苏沐橙提供过的所有的安慰恋人的方法却发现自己大脑一片空白。三十多岁的大男人扣着蓝河小巧的下巴强行给了让人窒息的湿吻让才蓝河傻愣愣地忘记自己几分钟之前还在脑补各种狗血的剧情。

“哥二十岁时出过一些事,之后就感受不到信息素了。”

“啊?”蓝河一脸懵逼地看着叶修,想问些什么,但是叶修一副没什么大不了一看就是装没事儿的样子特别让人心疼。

“就…那时候受了点刺激,性腺好像在之后就出了些问题,虽然对身体发育没啥影响。”

“就是我闻不见别人的信息素了,自己的信息素也……”

一个alpha却感知不了信息素,这是一个什么概念蓝河不太懂但也知道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总是一副很强大天塌下来哥顶着的叶修难得露出了一丝丝好似是脆弱的神情简直让蓝河觉得自己的心又酸又痛。

被大家视为社会中强势的一方——alpha,却连回应自己心仪对象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无法做到。

“那你的那个烟味?”

“那个真的就只是烟味…说实话我自己都记不清我的信息素到底是什么味了。”

的确,叶修身上味道最浓的地方就是指尖了,每一次叶修触碰到自己身上裸露的肌肤时都让人难以控制地颤栗,想想大概只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吧。

虽然自己对信息素有些迟钝,但是自家男朋友难过的情绪几乎要溢出来了,叶修揉了揉蓝河软软的头发,“小蓝这是嫌弃哥了吗。”

“这么乱说很好玩吗!”蓝河吸吸鼻子把叶修搂得更紧,“我才不在意这个!”

窗外原本稀稀落落的细雨越下越大,没关严实的窗户灌进冷风,蓝河握着叶修的手,发现对方的手几乎都要冻僵了,什么嘛,强装镇定,其实早就紧张到不行了吧。

真是幼稚。

坦白了一直悬在心上的事,叶修觉得自己轻松了很多,业界内万众敬仰的斗神现在也只是一个担心自己看上的omega会嫌弃自己的普通的alpha而已。

“我没关系的,我喜欢的是你,跟信息素没什么关系……你闻不出来也没事,我可以告诉你的……”

蓝河解开叶修衬衫最上面的两个扣子,叶修却觉得自己更加喘不上气了,甜腻的信息素又黏了上来,像是化不开糖浆,这是蓝河第一次主动释放这么强烈的信息素,带着浓重的勾人的意味,两个人又黏糊糊得亲吻上了,蓝河的睡衣被扯下,白嫩纤细的肉体触感良好,叶修觉得自己仿佛回到十几岁时那容易躁动的青春期,体内泛起的情欲陌生又让人不想抗拒。

“小蓝好甜啊。”

“要猜猜看吗?”

叶修细碎的吻落到了蓝河后颈腺体附近,“恩,是蜂蜜吧……”






评论(6)
热度(132)

© 平角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