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角裤

与君歌一曲 请君为我侧耳听

几杯倒 01

大概是警察叶X学生蓝 abo 后期走心又走肾的故事
希望剧情和肉都能慢慢提高


叶修拿着母亲给的照片不由得吹了一声口哨,照片里的男生最多二十出头,深色头发浅色瞳孔,被偷拍时还笑得一脸人畜无害,嘴角边还有个浅浅的梨涡,五官分开看除了那双大眼睛之外并没有其他特别出彩的地方,但是放在这张不大的脸上显得特别和谐,嫩生生的,一看就是一副乖学生的样子。
“妈,人成年了吗你就给人拉红线?”也许是特别合眼缘,叶修看了一眼就顺从地把照片塞进兜里。相个亲而已,暂时不想和家里人闹矛盾的叶修自然不会反对,再说照片里的小家伙长得还挺俊,就是不知道性格如何,不过能入自家母亲法眼的自然不会太差。
“人家都大三了你说成年没,这就是我上回在学校里犯病把我送医院的那学生,我都打听过啦,人家家底清白着呢,心地模样都不错,那个林老师,你上回来学校接我时也见过的,就他学生,成绩也好,就是家里人都走啦,怪可怜见的。”叶母回忆着前段时间调来的档案,有些可惜地摇摇头,这孩子看着啥都好,就是过的苦啊。“对啦,还是个OMEGA呢。”
“好啦妈,具体的就等我以后了解吧,我难得回来一趟,晚上叫上叶秋,咱一家子也好久没一起吃顿饭了。”算是应下母亲的安排,叶修讨好地给叶母按着肩,心里不禁对未见面的小男生有点小期待。
可千万别和之前那些相亲对象一个样啊,别浪费了这张纯良的小脸。
看着叛逆的大儿子难得乖顺模样,叶母心满意足的捏了捏叶修有点软的脸,“你听话就好,人家叫蓝河,蓝色多瑙河的那个蓝河。”
自从迈入三十岁的行列,叶修工作之余就被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安排了各种相亲,实在逃不过的就去一下,可惜一直没遇上合适的,也就应付地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次母亲亲自安排,确实不好推脱。
刑警大队的工作又忙又累,今年刚升科长的叶修也是忙得和狗一样,一刻都闲不下来,历史遗留的案子和手头几个跟着的案件都要操心,难得回家一趟此刻也只想和家人安安静静吃顿饭,放松放松。

“那个你不用紧张……”这就很尴尬了,叶修回忆着母亲给的资料,蓝河是广州人,于是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就约在一家粤菜馆,杨枝甘露比自己来的前几回要甜的多,叶修才反应过来大概是因为闻到了对方稀稀落落的信息素甜味。
叶修有点晃神,自从十年前那件事情之后,自己已经很久没有闻到过其他人信息素的味道了。
好似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蓝河埋头喝了几口面前的甜汤,坐在对面的叶修除了对方软软的发旋之外只能看到两只红通通的耳朵。
最后还是决定自己来挑起话题,“那个小蓝啊,我听说你也是H大的?”
“恩,我是财会专业的,王教授正好是我们这学期的讲师。”
王教授就是叶修的母亲啦,H大退休留任的资深教授,H大虽然以外语见长,不过财会专业也不差。
对面青年说话还带着点广府特有音色,让叶修想起隔壁组的组长,也是广州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广州山水特别养人,周边的广州人都生的白皮生嫩。
“那小蓝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么?”
“有听王教授提起,叶先生是公安系统的?”大概所以男性对于警察之类的职业有种天然的崇拜吧,叶修坐姿挺拔,宽肩窄腰,要是穿上制服一定特别英俊,蓝河想着就觉得自己的耳朵更烫了。“我父亲以前也是公安系统的,做这个工作的真的都很辛苦。”
叶修看着还是有点羞赧的蓝河,原来对方也有这方面的背景,怪不得自家妈妈这么喜欢。
“叫我叶修就好不用这么生分,呐,这里的粉蒸排骨味道不错你尝尝。”回忆着组里沐橙闲暇时爱看的偶像剧,应当是要为对方夹菜的对吧?
碗里多了块排骨,蓝河立马也夹了块烧肉到叶修碗里,“恩,我自己夹就好,叶先,额阿修你也吃吧。”
身边的广州人嗜甜,今天的菜都是叶修估摸着点的,看蓝河吃的一脸满足想想大概没点错菜。
第一次见面还算得上和谐,叶修从前干惯了询问,挖个人信息简直手到擒来。
蓝河,二十二岁,175cm,H大金融系财会专业,大三在读,家里父亲在几年前一场行动中已经牺牲,学习中上,目前处于期末前一个月的修罗期。
嗯,再加一点的话,自己能闻到他的信息素,味道很甜。
两个人交换了联系方式后叶修开车送蓝河回了学校,副驾驶上的蓝河绞着安全带,鼻间都是密封空间里残留的淡淡烟味,熏得蓝河打了一个喷嚏。
“啊抱歉,平时压力大的时候习惯抽两根,时间久了味道有些重。”叶修把窗户摇下来一点,杭州冬天夜里的气温有点低,寒风钻进窗户缝里吹得蓝河抖了抖,不过多少比被闷在烟味里来的好。
“没关系,我都习惯啦,我爸以前也经常抽,不过老是被我妈讲,嗯,你也少抽些。”
蓝河看了眼叶修搭在方向盘上的手,叶修五官身材都出挑,不过在蓝河眼里最好看的还是这双手,修长有力不女气,虽然自己不是手控但还是忍不住赞叹。
常年吸烟却并没有在叶修的手指间留下什么痕迹,只是带着点淡淡的烟味而已。
叶修开车很稳,速度也不慢,一会儿就到了H大校门口,蓝河刚打开车门被冷风激得又坐了回去,把身上大衣的扣子从上到下整整齐齐的全扣上确保不会被风灌进来才转头和叶修说了声再见。
结果门还没开就听到了上锁的声音,蓝河疑惑地看着叶修,只见他探过身在后座上拿了一个袋子,“今天的见面礼。”叶修今天难得的都没挂着嘲讽的笑容,更难的体贴的帮人家围好了围巾。
围巾很长,又厚又软,蓝河觉得自己要陷进棉花糖里了。
“谢谢,我很喜欢,那再见啦。”
蓝河笑起来的样子叶修觉得特别好看,弯弯和眉眼和小小的梨涡都特别戳萌点。
叶修趴在方向盘上看着蓝河埋进围巾里只露出两只眼睛,快步向寝室楼走去,这一个晚上憋得狠啊,叶修觉得自己点烟的时候手都在抖。
狠狠地吸了一口,吐出一个烟圈,妈妈和沐橙再三强调第一次见面要给对方留下好印象,叶修手几次揣进兜里都没敢把烟摸出来,怕人家好学生不爱闻这味,不过接触下来觉得对方忍受力还不错。

“回来啦!今天怎么样?”
蓝河住的是混寝,寝室四个人都不是一个系的,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大家都在玩荣耀,四个人里三个人都是剑客。
“还不错,对方挺好的。”蓝河解下围巾挂在衣钩上,“也还挺体贴的。”
黄少天吹了声口哨,“哇哇哇,寝室里马上就要出现第二只脱团狗啦!”
“黄少别取笑我了!才第一次见面呢。”
“我赌一个泡面,马上就要第二次见面了!”方锐刚结束一场JJC,靠在椅背上揉着手腕。
“都脱团了还这么小气,方锐大大起码来三盒泡面!”
“不要学我林大大说话!”
方锐把桌上刚换下没洗的袜子丢到卢瀚文床上,结果引来一阵鬼哭狼嚎。
“八字还没一撇啦,我先去洗澡啦,你们继续。”

评论(6)
热度(199)

© 平角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