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角裤

与君歌一曲 请君为我侧耳听

游轮惊梦 02

预计是第三晚来第一段动次打次

分享一个在游轮上找不到信号一脸懵逼的我



每个房间都放着当天的行程和时间表,十一点开船,蓝河趴在床上感受到轻微的晃动,小阳台上的窗帘布没合上,岸上的景物在飞快地倒退,开船了!

蓝河踢上拖鞋罩了个针织衫外套摸上手机悄悄溜出了房间,廊灯是淡淡的黄,给历史久远的船舱染上蜜糖的颜色,蓝河扶着扶手一路往下走到了今天上船时候看到的甲板上。

甲板上还有两个刚抽完烟的游客,灭了烟和蓝河打了个招呼就走了,一下子甲板上又只剩蓝河一个人。

白天湛蓝的海水此刻像是泼墨一般,船尾搅起的浪花像是啤酒泡浮在海面上,晚上还有作业的渔船准备靠岸,蓝河用手机拍了两张想传朋友圈这才猛得发现手机没有信号也没有网络。

背后传来一声打火机点燃的声响,蓝河转身就看到叶修站在门边的吸烟处,嘴里叼着根刚燃起的香烟,周身都浸在渺渺的烟幕中。

“额…Are you here on vacation too?”

蓝河口语一般,工作原因平时也不太使用英语,所以日常中很少开口讲,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碰上叶修之后意外地有想要和他交流的冲动,即使是用他并不擅长的英语。

" working for the ship. "

仿佛看到救星,蓝河小跑到叶修边上指着信号格问为什么没有网,叶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想了想,"There is only one place to have WiFi."

没WiFi会死星人蓝河立马松了一口气,结果叶修吹了一口烟才慢悠悠地补充道"only for staff. "

觉得眼前的人不开心的情绪肉眼可见的速度漫了出来。

"but just one kiss."

叶修空着的那只手轻轻挑起蓝河的下巴,拇指按了按他发干的唇瓣,结果被蓝河一把抓住。

蓝河双手握住叶修的手腕,"please, just moment. "

犯规了,居然卖萌。

叶修用力最后吸了一口将烟熄了,反扣住蓝河的腕子把他带向舱内。咖啡厅在五楼,将近十二点,咖啡厅已经熄灯,叶修手法快速地开了门把蓝河往最里面的角落里带,蓝河没看路只是跟在叶修身后仔细观察着手机的信号,直到左上角的无服务终于消失了。

"Thank…唔…叶…"

蓝河后背地压上了落地窗,厚重的窗帘将两人密不透风地罩住,蓝河的手机掉在长到拖地的窗帘上没发出一点声响。

叶修的亲吻来得又快又急,舌尖挑开蓝河的齿缝就深深地吻了下去。

身后是被夜色浸染成漆黑的海水,蓝河被压成别扭的姿势只能用力抱着叶修的脖颈免得自己一个不稳坐到地上。两人在静谧的咖啡厅里交换了一个时间不算长的吻,分开的时候蓝河坐进了叶修怀里,两个人紧紧地贴在一处,缩在一个隐蔽的角落中。蓝河被亲得带上了点潮湿的喘息,这一切在叶修的眼里都过分的诱人。

"5 minutes."

叶修捡起蓝河屏幕还没按下的手机飞快地连上工作人员的专用网络递给蓝河,然后把蓝河圈进怀里握着蓝河的手戳开了微信,一瞬间界面被弹出的信息给卡住了。蓝河算了算自己大概已经失联将近一天,家人的同事的朋友的信息一下子把页面都卡闪退了,重启了一次才算终于可以正常使用了。

一一报完平安之后蓝河才发了个朋友圈炫耀一下海边的了美景,大溪地的水又干净又蓝,十几米的深度都还能直接看见底,拍照都不用滤镜。

是的,蓝河用手机自带的相机拍的照,每一张图内存都不小,蓝河还凑齐了九宫格,末了还加了句说旅途中遇到了一个身材棒棒的帅哥,一条朋友圈发了十分钟才算终于发出去了。

"15 minutes. "

叶修把蓝河压在墙角,颇有暗示意味盯着蓝河被亲吻濡湿的嘴角。

这地方选得也太心机了,不会有人能拒绝这个吻的。

蓝河一边给自己做心里建设,是气氛太好,大海太美,抱着自己的人太过撩人,就像他说的那样…

蓝河抓着叶修的领口侧过头,"just a kiss."

 

叶修把蓝河送回房间的时候已经过十二点了,蓝河握着门把手要关不关的,叶修心下了然,亲了亲蓝河的额头"goodnight baby boy."

蓝河憋了半天,终于问了对方的名字。

“叶修。”

像是怕蓝河没有听清,叶修重复了三遍,最后一次几乎是要贴上蓝河的耳根。

"r u from China?"分明是个中文名字,蓝河对自己之前的判断产生点怀疑。

叶修没有否认,耸耸肩说"I can say little Chinese. "

然后重叫了声蓝河的名字。

原来我的名字被他念出来是这样子的。

蓝河迷迷瞪瞪地进了房间,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自己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想眯一下结果还做了个超级消耗体力的春梦,出去蹭个WiFi还恰好碰上春梦里另一个男主角,睡了睡了不想了。

 

 

“所以叶修你这段时间睡哪啊!闹哪样啊!老夫没有隐私啊!赶紧把咖啡厅钥匙交出来!不指望明天你能起来开门!”被迫共享房间的魏琛疯狂抗议,虽然一开始怂恿叶修让出自己房间的人里面他是最起哄的那一个。

“再吵就调你去厨房。”

“靠!!”

 

 

海风把拉得严实的窗帘吹开一角,阳光好无遮挡地扫到了蓝河脸上,游轮已经开到第一个目的地,蓝河愣了三分钟才终于有了出来度假的实感,一个挺身跳下床三步跑过去一把把堪堪合拢的窗帘拉开,阳光瞬间倾泻满房间,连凌乱的床单都褪去慵懒的味道。

蓝河洗漱完看了眼表已经是午饭时间了,蓝河看着房间内提供的介绍到了八楼的自助餐厅简单地吃了一顿,意大利面不是熟悉的味道,生奶酪碎有点腻,蓝河猛灌了一杯果汁才压下去那点腻味。

边上站着端着托盘的服务生上来撤下用过的盘子,再把今天上岛的行程单交给蓝河。

过分了啊!这次全是法文!!蓝河看着都觉得头痛。

“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

耳边又传来熟悉的中文,这就让人很怀念了!蓝河飞快地瞄了一眼服务生的胸牌开始客套,“乔一帆?你好呀,我想订一下下午的行程,但是看不懂法文…”

说实话乔一帆也看不懂法文,但是一整张纸上的行程只有其中一栏后面打上了船长的名字,这真的是让人想忽视都很难了。

乔一帆扯了扯嘴角让自己看得再真诚点开始给蓝河做推荐。

老天保佑蓝河是个好忽悠的!

其实并没有!只不过独自一人在异国他乡总是对讲母语的人有种不一般的亲近。

几乎是没有怀疑,蓝河就在乔一帆的推荐下在那个看日落的项目打了个勾,填好基本信息后就交了上去。

“祝您玩得愉快。”

“谢谢你!船上说中文的人真多啊,好亲切!”

“这是给中国游客的特殊服务,下午四点半在三楼甲板处集合,不要迟到哦。”

“好的!谢谢!”

蓝河回房间换了沙滩裤和白T,手机全天无死角没信号只能当个相机用,吃饱喝足后溜到泳池边的躺椅上拍了几张照片,午后的阳光照得人直犯懒,蓝河整个人缩成一小团窝在角落里眯一会儿觉。

叶修捏着下船的门票在八楼找到了睡着的蓝河,小家伙衣角没有压平露出一片白皙的皮肉,沙滩裤下是笔直又肉乎的双腿,拖鞋一只已经被睡着的人无意识地踢掉了,另一只要掉不掉地挂着。叶修上前对着触感良好的脸颊轻轻掐了一把,怕蓝河睡不舒服还去边上的酒吧台搬了一个巨大的遮阳伞。

“再给你睡一个小时。”

叶修轻手轻脚地爬上蓝河窝着的躺椅上把他搂进怀里,不堪重负的躺椅发出了吱哑的抗议声,蓝河好似没有听到,只是在叶修怀里寻了个舒服的位置自顾自打起了小呼噜。

 

“下午观看日落行程的游客请在三楼甲板处集合,船只即将出发。”

“下午观看日落行程的游客请在三楼甲板处集合,船只即将出发。”

 

广播不断重复地播放,蓝河一下子被惊醒,糟糕,时间到了?!!

蓝河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外套回房间换了双沙滩鞋就往三楼集合处跑,老天保佑船还没有开。

 

“先生,请出示您的门票。”

“门票?还需要什么门票吗?”

“预定结束后,会有相应行程的门票提供给您作为下船的凭证,先生再找找?”

…我…的…妈…呀…

真的有门票这种东西吗?我只带了房卡啊!

蓝河在自己兜里摸出门票的瞬间内心还是懵逼的,原来真的有这玩意儿啊,不过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拿到的?!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好的,因为之前的一班船满员已经开走了,这一班船稍微小一点。”

“没关系,麻烦你们了。”

刷卡出舱,外边的风大得很,不过下去的梯子看着挺坚固,蓝河扶着扶手跳上小艇后和甲板上的工作人员挥挥手,一转头就是叶修大大咧咧地歪在驾驶位上叼着烟的样子。

“叶先生!”

蓝河兴奋地打完招呼才突然想起昨天晚上两个人才趁着夜色正好接了个吻,一下子觉得有点害羞,挠了挠脑袋后连手该放哪里都忘记了。

“坐稳了。”

蓝河反射性地找了个最近的位置坐下抓好栏杆,刚刚还慢悠悠晃着的小艇嗖地一下飞了出去,后边带起一片泛白的浪花。

“没,没有其他人了?!”蓝河抓着椅背慢慢地蹭到离叶修位置最远的船头坐下。

“only for u.”

小艇在平静的海面上飞快地穿梭着,蓝河寻思着这大概是要带自己去一个视野特别好的地方看日落吧,不过一路过来也没见到之前那一班船还是有点奇怪。

浪花被三角形的船头破开,一点点水汽铺了蓝河一脸,蓝河伸出舌尖舔了舔,是海水的咸腥味,果然不管是哪的海,干净漂亮的海味道也是这么咸。

约莫过了将近四十分钟,小艇终于有了减速的意向,此时四周也已经看不见岸的边际了,同样看不见游轮,仿佛一个人置身孤海,有点害怕,也有点刺激。

不得不说叶修开船的技术非常好,虽然蓝河也没怎么坐过别人开的船,顶多是小时候和朋友去公园小湖里踩过几下天鹅船的脚踏板,所以当叶修双手离开方向盘之后直接上脚开始驾驶的时候蓝河暗暗抓紧了一边的栏杆,确保边上的人一会儿来个即兴急刹车的时候自己不会被甩出去。

然而叶修还是开得很稳,甚至从座位底下掏出了一把尤克里里。

说实在的,唱歌不是叶修的强项,毕竟自带烟嗓已经限制了一部分的曲目,但是扛不住苏沐橙陈果唐柔三个人的吐血推荐,说不会有比带对象到海边看日落顺便弹琴唱歌更浪漫的事了!

于是感情生活暂时空白的叶修被成功忽悠,虽然现在拎着尤克里里有点尴尬,但是坐在一边的蓝河明显很开心,甚至从一边的零食盘里抽出了两根pocky准备开始打call。

前奏的几个音还比较乱,可以听出叶修并不是非常熟练,过了四个小节蓝河一下子听出了曲子。

I'm sitting here in a boring room
It's just another rainy Sunday afternoon
I'm wasting my time, I got nothing to do
I'm hanging around, I'm waiting for you
But nothing ever happens and I wonder

 

不知道其他人处于什么目的给叶修练了这支曲子,画风明显有点搞笑,蓝河开心得一口气吃了两根pocky后拍了拍手轻声和叶修一起唱了起来。

 

I wonder how, I wonder why
Yesterday you told me 'bout the blue blue sky
And all that I can see is just a yellow lemon tree
I'm turning my head up and down
I'm turning, turning, turning, turning, turning around
And all that I can see is just another lemon tree

 

小朋友坐在船头背着光手舞足蹈的样子尤其可爱,对方开心的样子也让叶修因为不熟练而冒出来的一点点不好意思也瞬间飞走了。

 

小艇停下来的地方叶修事先踩过点,虽然在海中,但这一片特别得浅,水是那种很清的浅绿,一下子能看到几米之下的白沙,蓝河趴在船边想伸手去撩水,手指在海面弹了两下就觉得身后压上了一个人。

 

“叶修……”

这个吻有点淡淡的咸味,蓝河侧过头顺从地靠在叶修的胸口,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砰砰砰直跳,这里谁都没有,可以望见底的海连鱼都没有,只有他们两个紧紧相拥的人。

“我见过你吗?”

 




评论(31)
热度(117)

© 平角裤 | Powered by LOFTER